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醉梦江湖远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两小无猜心相离

作者:燕云十八帅所属:女生小说书名:醉梦江湖远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餐厅里飘着刺鼻的活络油的味道,有几个年轻人分开塑胶帘子进来,捏着鼻子就走了。老板虽然是做生意的,也并不急于叫王权和赵泱离开,想必他们是这里的常客。

     雷雄见状,说:“别抹了。”说完将王权拉了起来,自己在他的椅子上坐下,把赵泱崴伤的脚放在自己腿上,双手一拿一捏,快捷无比。赵泱只觉一阵钻心的疼痛过去,尖叫了一声,竟然觉得再也不疼了。

     雷雄说:“大小姐,你现在安好了,有什么话让我带给赵总吗?”

     赵泱下地站立,定定瞧着雷雄,说:“那好!你告诉他,以后不要随便让什么人来看我,可以吗?”

     王权三步并作两步,从老板那里拿来了纸笔,示意她写下来,说:“他老人家事务繁忙,却还牵挂着你,你也该问候一下他。”

     赵泱将纸笔重重放在桌上,说:“老板,他们今晚的饭钱算我头上,让他们吃完早点走。说什么钱花光了,明明就是想贪我爸爸的钱。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她语气硬朗,说完将厚厚的几张蓝色大面额的钞票甩在桌上,抬脚就要走。

     雷雄一时语塞,说了一声“你……”,不知道如何跟她讲理。

     燕舞闪身出来,挡在她面前,说:“你站住!”

     赵泱怔怔地瞧着她,心里想被什么扎了似的,猛地一沉,竟然移不开眼睛,只见燕舞微微发怒,双颊微红,眼眸深沉漆黑,眉毛微微挑起,带着男子汉一般的英气。她素来自信,显然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美人,但仍是抬高了头,扬起脸问:“你想干什么?”

     她说的是广华方言,燕舞便也用方言说:“我想教训一下你,你目中无人,仗着自己是宝明的千金大小姐,就可以不尊重别人。你连起码的待人之道都不懂,你这大学念不念也没有什么区别。”

     她虽声音柔和,但这几句话掷地有声,在场的人无不信服。

     赵泱气急,说:“我不懂得待人之道?好,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这顿饭我不请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拿了桌上的钱,掀开门帘,一个人冲了出去。

     王权瞧了瞧众人,脸上也是一片灰白,说:“你们慢用,我稍后过来。”

     几个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千里迢迢来看望大小姐,落得个这样的局面,实在出人意料,犹如胸口被塞了个东西,都觉得郁闷不已。

     陆小军说:“老大,这下惨了,回去怎么跟老板交待?”

     雷雄说:“该怎么交待就怎么交待,赵总通情达理,又不会吃了你。”

     李基说:“这赵总,也是捉摸不透,看大小姐的样子,她并不缺钱花,却还让你来送钱给她,简直是消遣人。”

     菜陆续端了出来,满满地摆了一大桌。

     雷雄大手一挥,说:“吃吧,吃吧!”大家颠簸了一天,也早已饿了,埋头就吃。饭店老板过来问味道如何,雷雄大赞美味。饭店老板说:“我看你气宇轩昂的,是专门从广华来看赵小姐的?”

     雷雄不答,斜眼瞧了瞧他,看他对赵泱如此殷勤,想必他一定是嫌贫爱富的人,打心里瞧不起他。李基嘴快,说是受赵泱父亲所托,给她送钱过来,却把钱花光了。

     雷雄在桌下踢了李基一脚,李基不敢再说,嘻嘻笑了一笑。

     雷雄说:“去把帐结了,少说话。”

     不大一会儿,李基低头过来,默默坐下吃饭,一言不发。雷雄知道,大概钱已花完,心想实在无法,让两个姑娘去住一间旅店,男人们在外面找个避风的地方凑合一夜。

     饭已吃完,李基仍是低着头说:“老大,我们现在往哪儿去?”

     雷雄说:“等一等王权,他刚说了稍后过来。”

     李基问:“还等他干什么?”

     陆小军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傻不傻,没瞧见吗,他和大小姐好着呢!将来说不定是老板的姑爷,你是不想在宝明混了?”

     雷雄自然听见了他这话,把眼一瞪,在他后脑勺拍了一下,说:“你小子,这回有眼力劲了?”

     正说着,王权进来了,说:“雷雄,我给你们在学校旁边找了一间旅馆,带你们过去,钱我已经付了。”

     雷雄说:“你一个大学生,哪里有钱?就不要为我们破费了。”

     王权斯文地一笑,说:“你这么说,也太不把我当朋友了。”

     雷雄呵呵一笑,说:“那好吧。这几个月,你过得还好吗?”

     王权说:“不好不坏。走,我们出去说。”

     一行人跟着王权来到一个空旷的草坪上面,这里的草已经枯萎,贴在地面,要到来年春天才又会重新焕发生机。草坪上安了几条石凳,四周的银杏树叶子都已经落光了,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高高的路灯照下来,即使在夜里,也显示出夺目的金黄。草坪那边的围栏内,就是学生的宿舍楼,透出橘黄色的光来。

     王权把旅馆的钥匙给了雷雄,指了指草坪后面的一栋楼说:“就是这家旅馆。你先带他们上去吧,我有话想和燕舞单独说说。明天,我请你喝酒。”

     雷雄接过钥匙,说:“好!你们好好聊聊。”瞧了瞧燕舞,她依然端庄娴静。雷雄心里略微有些不安,便对她点了点头。

     雷雄招呼了一声,人们都识趣地走开。到了旅馆,找到那三间房,五个年轻的男人们需要两间,另一间自然是燕舞和木可儿的。

     雷雄和关威来到楼道尽头的一间,开了灯,才发觉这旅馆虽然说不上非常豪华,但布置得相当舒适,比预料中的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

     关威往床上一倒,再也不想起来,懒懒地说:“老大,你不吃醋吗?”

     雷雄“咦”了一声:“你怎么也叫我老大?还是别叫了,明天我就带你回卫州,各自回家,一清二白,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关威说:“这一路回来,他们都这么叫你,凭什么我不能叫?”

     雷雄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说:“那不一样,他们是我兄弟,你是黑龙会的兄弟。”他语气平静而坚硬,“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完进了浴室洗澡,哗哗的水声响起。

     关威见他把背包、行李袋等都放在了沙发上,似乎没有防范自己,隔着门说:“你就不怕我现在跑了?”

     雷雄在里面喊道:“你跑吧!你还没有下楼我就能捉你回来。”

     关威知道他说的不是开玩笑,即使放心让自己跑,身无分文,能跑去哪里?柯大龙入狱,潘胜在少林寺出家,黑龙会散了,他又能去哪里?雷雄让他回老家,这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关威迟疑片刻,大声说:“我自然不会跑,今后,你就是我的老大!我也要像你一样,做个光明正大的好人。”他这句话时,虽然响着哗哗的水声,雷雄还是听见了。心想他能够改邪归正自然是好,但不知是否出自真心,也不搭理他,只当没听见。

     很快,雷雄洗完澡开门出来,见关威在门口傻傻地站着,吓了一跳。

     关威叫了一声“老大”,把刚才那些话又说了一遍,唯恐他没有听清。雷雄披着浴袍,见他是真心真意,在他肩头打了一拳,会心一笑,说:“傻样,我刚刚都听见了。”

     关威傻笑了一下,说:“你相信我了?”一双明亮的眼睛放着异样的光彩。

     雷雄说:“我怎么能不相信?再说你敢吗,我会不时在卫州打听你,如果你恶习不改,看我怎么收拾你!”

     关威说:“老大,以后你在南方,我在卫州老家,家里有需要我的地方,你说一声就是。”言辞恳切。雷雄点了点头,关威就脱了衣服,进了浴室。

     雷雄笑了笑,来到窗前,却发现这里居高临下,正对着刚才那个草坪。此时,他看到燕舞和王权从草坪上走到一棵银杏树下,似乎在说着话。两个人始终不远不近地站着,王权突然走近几步,把燕舞拉在怀里。雷雄心里一紧,手心冒汗,不料燕舞却一把推开,马上挣脱了王权的怀抱,抬手甩了他一耳光,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往旅馆这边过来,王权紧跟在后。

     雷雄连忙换上外套,三步并做两步下了楼,在旅馆门口,正碰上两人。

     王权手抚在脸颊上,一脸颓废,说:“我就送到这里了。雷雄,明天等我过来,我请你喝酒。”说罢转身离去。

     燕舞神色黯然,到了楼梯口,雷雄说:“你怎么了?我带你回房间。”

     燕舞一抬头,两行清泪滚落下来,说:“你还不明白吗?还问我怎么了?”

     雷雄伸手把她眼泪擦了,笑笑说:“我知道了,他现在喜欢大小姐了,却想脚踏两只船。是吗?”

     燕舞大为惊诧,说:“他倒是这样想,可他不敢,想置我于何地?这你也同样想得出来,可见你也一样花心。”

     雷雄不紧不慢地说:“那是怎么一回事?看见男朋友移情别恋了,你难受成这样。”

     燕舞说:“他开始还不承认,当我们这么多人都是傻子、瞎子。后来,他不得不承认了,他和大小姐早已是同乡同学们公认的一对。”

     雷雄放下心来,看她难受,倒觉得自己心里越发畅快,又觉得不应该这样,说:“你先冷静一下,毕竟青梅竹马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百镀一下“醉梦江湖远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