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逆天狂妻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86章 订婚宴

作者:果喵-所属:都市生活书名:逆天狂妻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凌熠辰的一席话惊讶了一边的看官,不撩则已,一撩惊人,以前徐玲玲和陆雨萱还纳闷,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凌熠辰是怎么拿下白诗语的,现在倒是清楚的很。

     男人的脸上阴厉。

     白诗语无语了,问他:“利刃的对队员要是看到你这样,你觉得你还是他们心中的战神?我真的没事。”

     好似这话终于打动了凌熠辰。

     只是代价是白诗语从被凌熠辰送回到白家的那一刻起,就再也不允许出门,凌熠辰说,订婚也是婚,事情太多,他顾不上她。

     白诗语不管怎么说都没用。

     白家们们前来了很多人,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墨镜,徐玲玲想去看看白诗语,可人还没到白家就被挡在外面做安检。

     等她真正到了白家,看到陆雨萱那一刻才知道什么叫做自己人。

     “你别告诉我,你是被白子航给带进来的。”

     徐玲玲不死心,可对面的陆雨萱点点头,脸上带着点傲娇:“对啊,诗语他哥带我进来的时时候免安检。”

     “……”

     连这个也要攀比,真是过分。

     耶律勋最近和关双尔不知道为什么不见面了,徐玲玲也跟着心情好,尤其是昨天耶律勋出来护着他们的时候,她的心情尤其的好。

     白家的产业基本上都在白子航的手里,他现在每天忙得团团转,白自忠现在也就操心一下白诗语的婚事,其他的一概不过问。

     这倒是让白子航的成长出奇的快,就说几句话的功夫,小周已经来了几个电话。

     白子航出去接电话,客厅里就剩下了三个女孩子。

     “你订婚之后要去凌家住吗?”

     陆雨萱问白诗语。

     凌家是出了名的豪门,要是订婚之后白诗语去了,她还是会担心的,毕竟人家都说越有钱的家庭,事越多。

     再则,她们还想着跟着白诗语继续修炼秘术呢!

     身上的灵气还在复苏阶段,好多东西她都是感应的到却不能完全掌控它们,要是白诗语就这么走了,她们可该怎么办?

     对于这个担心,白诗语给了答案,虽然有点残忍。

     “凌熠辰的妈妈在我们家附近买了好几套房子,说是如果我愿意就去她家住,要不愿意她就搬过来住,或者,住到我隔壁。”

     “你婆婆?”

     徐玲玲瞪大了眼睛。

     白诗语点点头,“现在应该算是我婆婆了吧!”

     “你命真好。”

     两人不约而同的赞叹,可是白诗语却不以为然。“我结婚之后可能会去利刃,我更喜欢那里的氛围吧!”

     她在部队那么多年了,就算是来到了地球生活作息乱了不少,可是有时候还是会想起以前的生活。

     至于凌熠辰,他大概会跟她的想法一样吧!

     订婚的日子越来越近,白家的人开始多了起来,白子航的公司经营的不错,尤其是在外面听到白诗语和凌家的婚礼之后。

     很多大单子就像是雪花一样飘到了白家的企业。

     以前是求人签合同,现在白家的企业是每天门庭若市,白子航有时候连个喝水的功夫都没有。

     越是忙,越是日子近了。

     白诗语开始迷茫。

     夜里她一个人坐在房顶上,看着月亮发呆,海蓝星球是不是还在战斗,那些狡诈的敌人是不是还是会诈降。

     诈降了可千万不要相信啊。

     清晨的光照在房顶上,白诗语下楼,化妆师已经在等她。

     半卡车的礼服都没有穿,她最后选择的是凌熠辰亲自送来的一件礼服,轻薄的鱼尾裙,一点装饰都没有却依旧华美。

     她的妆容没有厚重的粉黛。

     眉间的一点点灰褐色将她的肌肤呈现出柔嫩的粉色,纤长的羽睫刷成了扇形,睁眼闭眼的一刹那眼底清泉叮咚一般清澈闪亮。

     白诗语坐在家里等着车子。

     一边的徐玲玲和陆雨萱给她选择首饰,透明的钻石,红色如鲜血的宝石,还有羊脂白玉等着她享用。

     “用玉吧!”

     徐玲玲建议,“毕竟马上就是个身份的人了,要是在戴什么钻石珠宝的,跟暴发户似的,怎么能行?”

     “我说徐玲玲,你是受你们家耶律勋的影响太大了吧,穿的鱼尾裙戴玉链子,请问你的审美是路边捡来的吗?”

     陆雨萱简直无语。

     “可是你们那个有身份的人戴的是钻石宝石什么的,不都是翡翠吗?”徐玲玲也不认输,说完似乎还不甘心吗,继续开口:“我看你是被诗语他哥送钻石给送晕了,看什么都觉得没有钻石好看了。”

     软肋一下被戳到,陆雨萱耳朵红了。

     她上前去拿了钻石的项链给白诗语:“你别听她的,鱼尾裙就是要搭配钻石首饰,不然就是红宝石,你的裙子是白色的,红色一定好看。”

     “胡说。”

     这边的徐玲玲拿着手里的翡翠上前。

     “白色配绿色的翡翠多好看,要是再来个高光都赶得上出水芙蓉了。”

     两个丫头争来争去,白诗语最后谁也没选,她伸手把头发解开,丝滑的黑色落在肩膀上,柔亮好看。

     平滑的肩膀优雅的锁骨,领口才稍稍发育的饱满让人不禁遐想。

     少女的脸依旧是清丽动人,她们看着白诗语的面容觉得动容,那一朵血莲便已经是属于白诗语的绝色容颜。

     “小姐,您准备好了吗?”

     周妈在门口问。

     屋子里的徐玲玲应了声,一边的陆雨萱重新检查了白诗语的衣服鞋子,甚至连头发都不放过,试菜的一幕太吓人。

     她们算是得了后遗症了。

     一切准备好了,白诗语从卧室里走出去,窗子的光线照在她的裙摆上,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消失在门后。

     她们忽然心里酸涩,鼻尖上的疼就忍不住了。

     徐玲玲偷偷抹眼泪的时候,肩膀上落下一只大手,她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耶律勋,她把依在男人的胸膛上。

     “她就这么走了。”

     遇到一个有缘人,耶律勋用了一千多年,遇到一个爱的人,凌熠辰用了一眼的时间,可是她遇到白诗语。

     足足用了整个青春,她那个时候不知道,她们会是这么好的朋友。

     心里一下就空了。

     “她只是结婚,你该祝福她的。”

     耶律勋的声音里带着安慰。

     这个道理徐玲玲是懂得,只是陡然让她的好朋友变成了别人的妻子,徐玲玲还真是不适应。

     “喂!”

     陆雨萱打断了徐玲玲耶律勋的秀恩爱,“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行行好?放了我?诗语她订婚,你们俩在这撒狗粮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

     她一脸的羡慕嫉妒恨倒是让徐玲玲心情好了不少。

     这下终于爆了安检的仇。

     “你的子航哥哥呢,我咋没见嘞?”徐琳琳故意刺激陆雨萱。

     看他这摆明要挑衅的样子,陆雨萱憋了口气,转过头不理她,“你就秀恩爱吧,我从今天起,也算是白家的人了。”

     这话说的,徐玲玲一愣。

     陆雨萱笑了一笑,这局还是她赢了。

     白家的宾客往来众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楼下堆成了堆,一见到白诗语从楼上下来,众多女宾都慌忙上前打招呼。

     “哎呀,你是小诗语吧,小时候我见过你,你都长这么大了呢?”

     “是呀,我是你远房的婶婶,还记得吗?”

     “诗语,以后我们要多往来啊,记得吧!”

     众人说话的声音吧,他们的讨好淹没在嘈杂之中,白自忠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女儿,忽然他就心疼起来。

     她究竟是什么成了大人的。

     现在都要嫁人了,印象里的小丫头还会为了一块糖果抱着他亲的满脸都是口水,现在一转眼后居然穿着礼服都要订婚了。

     “诗语”

     白自忠在人群里低低的叫了一声。

     被人群淹没的白诗语闻声看向白自忠。

     这个男人是她到了地球上以来第一个拿命护着她的人,他虽然不是她真正的父亲,但是却是她唯一交过爸爸的人。

     白诗语走过去,手一下被白自忠握在了手里。

     “诗语。”

     苍老沙哑的声音带着颤抖终究只说了着两个字,明明还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明明还有很多想要交代的。

     可是到了嘴边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都知道。”

     白诗语回握着白自忠的手,“我还是您的女儿,您还是我的爸爸,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唉……”

     一刹那白自忠老了不少。

     他对着白诗语摇头。

     “你既然已经嫁人了就是凌家的人,以后你可要好好的,要是真的……”

     “不会的。”

     白诗语知道白自忠想说什么,只是对于凌熠辰白诗语有信心。

     就算是没有凌熠辰,她依旧可以生活的好好的。

     话终究还是没说。

     行程安排是徐玲玲和陆雨萱把白诗语给送到酒店,然后进行典礼仪式。

     车是凌熠辰安排的车,崭新的车有没有一丝灰尘。

     白诗语被周妈扶着上了车,她坐在一边,周妈低着头给她整理衣服。

     “等下去了会场之后就会有人带你去休息室,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不要出来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的周妈也是每天都担心着白诗语。

     白家的势力越是大,公司经营的越好,他们的妒忌就越是疯狂,不仅是外人,还有白清扬。百镀一下“逆天狂妻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