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49章 精神病院的影后

作者:情雪凝钰所属:都市生活书名: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尹唯捂着腹,疼得倒抽了了口气,看来以后要把肚子的肌肉练得更结实才行,不然不禁打啊。

     艾晴坐到梳妆台前,看着桌上的一套化妆品,是江海心去R国给她带回来的。只是平时用不着,她都不爱化妆。

     今是正式场合,不化妆就显得不尊重。

     尹唯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化妆以后的艾晴,但是绝对是第一次看她自己动手化妆。动作倒不算太生硬,只是化得很简单,眼影也只是接近肤色的大地色,属于很自然的妆容。

     艾晴从梳妆镜里看着尹唯,只见他双手托腮,饶有兴致地看着,把表情傻乎乎的。

     “你不换衣服,坐在那里干嘛呢?”艾晴被他看得挺不自在的,脸红着道,“还想挨揍啊?”

     “不想。”尹唯把头摇得好像拨浪鼓,“但是看老婆化妆,是种享受。”

     “你的享受真特别。”艾晴无语,打完腮红之后用提亮的唇彩点缀了一下嘴唇,然后站起来,拉着尹唯,“你快点,去换衣服,不要磨蹭了。”

     他看着她蜜色的果冻色嘴唇,心里痒痒的,“老婆,这个是什么味道的?”

     “什么意思?”

     “你们女人用的唇膏,唇彩不都是各种味道的嘛?”着,就想凑上前尝尝。

     艾晴立刻扬起拳头,“找死啊?!”

     “哎呀,告诉我嘛。”他拉着她的手,好像一个孩子似的不依不饶地恳求着。

     艾晴看他那个样子,实在拗不过他,,“香橙味道。”

     “唔,我喜欢。”低头就想吻她,被艾晴用力推开。

     “尹唯,你再闹,我就让你变成熊猫眼!看你怎么去参加婚礼。”她板着脸,表情非常认真。

     “好啦好啦,我去换衣服。”尹唯连忙走到门口,让管家戚风把早就熨烫好的西装拿到房间。

     这是意大利的名家设计师剪裁设计的纯手工西装,眼色是比较正统的黑色,但是穿在尹唯身上,非常的气质优雅。

     尤其是那种倒三角形的结实身材,在这种手工西装的衬托下,俨然一个地道的y国绅士。

     他也是难得使用男士古龙水,清爽淡雅,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好了,可以走了。”尹唯看了一下腕表,,“8点了。”

     艾晴愣愣地看着他,竟然有点犯花痴了。

     “晴?老婆?”尹唯看她站着发呆,走上前,轻轻握住她的手臂,“怎么了?又想案子了?”

     “没樱”艾晴回神否认。

     “那总不会是看我太帅了,所以看傻了吧?”他有点嘚瑟,问的话也非常自恋。

     这样的问题,就算真的问到了艾晴的心坎里,她当然也不可能承认。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喝斥,“不许胡,没正经的。”正想独自离开,被尹唯轻轻拉住了手臂。

     “怎么了?”艾晴不解,以为他想跟她理论呢。

     谁知,一只纯银镂空花设计的半开口宽手镯套进了她的右手上,宽度刚好遮住了她手腕上的瘀青。

     艾晴看着那个精致的银镯子,表情是非常意外的。

     “这个你什么时候买的?”她的手是昨才受赡。

     “喜欢吗?”尹唯没有回答,只是温柔地询问她的感觉。

     艾晴看着镂空雕刻出来的一朵朵玫瑰花,点头:“很好看。”

     “那就不用管我什么时候买的。”他握起她的手,在瘀青的地方印下一吻,“这样就看不出手腕上的痕迹了。”

     艾晴看到银镯子落下,盖住了拿到瘀青,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

     尹唯拉着她的手离开房间,下楼出门,开车往江海心和毕笙举办婚礼的圣主中心教堂驶去。

     大概是半时的车程,尹唯和艾晴到了现场。停妥了车子之后,艾晴就去了新娘的化妆休息室。

     一个穿着粉色短礼服的女孩为她开了门,看样子这姑娘就是海心的伴娘,也就是毕笙的妹妹毕心洁。

     “额,你是艾警官吧。”她的脸上扬着甜美的笑容,看年纪应该是个高中生。

     “晴,你来啦?”江海心一听这话,连忙挥手招呼着。

     此刻新娘的跟妆师正在为她化妆。

     “你好。”艾晴微笑着跟毕心洁打招呼,抬脚走进室内,来到江海心身后。

     她的新娘妆已经化完了,这会儿正在做盘发。

     “哇,好漂亮哦。”艾晴由衷赞美道。

     江海心从镜子里看着身后的艾晴,“你也是!好仙啊,这是来抢我的风头吗?”

     “少来了,你今艳惊四座,哪里是我可以抢走风头的?”艾晴瞪了江海心一眼,示意她不要在结婚这乱开玩笑。

     “是啊,大嫂绝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娘,没有之一哦。”毕心洁的嘴巴很甜,露出了一对俏皮的虎牙。

     “心洁,你可千万别这么,否则啊,我一定会被损得体无完肤的。”江海心撇了撇嘴,看表情就是想起毕笙了。

     艾晴听她的口气,就知道她跟毕笙之间的矛盾还没有化解,笑着看向毕心洁,问道,“海心,这位就是你未来的姑子吧?”

     “嗯,她叫毕心洁,你可以叫她心洁或者洁。”江海心给她介绍了一下,“她可是个好姑娘,比起她那个一毛不拔的死大哥,要讨人喜欢多。”

     她的话虽然是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停在毕心洁的耳朵里,还是尴尬地轻咳了两声,笑道,“大嫂,其实大哥不抠门,他就是比较不善于表达而已。”

     “得了吧,就他那么‘能会道’,还不善于表白呢,骗鬼呢!”江海心才不认同,不屑地撇了撇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直接询问艾晴:“对了,我的婚礼上要主意的东西,你都用心记一下,这样等你和尹教授结婚的时候,就不会手忙脚乱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我还早呢,没这么快用到。”艾晴的脸立时红了,眼眸瞪着江海心,让她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哟哟,都是领了证的人,你还害臊啊?”她白了艾晴一眼,对着镜子皱了皱鼻子,扮鬼脸,“打死我都不信你们没有夫妻之实。”

     “江海心,你再废话多啰嗦,信不信我等会把你的情史大曝光?”她可不是看玩笑,得绝对是认真的。

     “好啦好啦,你慢慢害羞吧。”江海心抱拳投降,“我就是想吃你的酒席了,不用这么紧张。”

     这时候,跟妆师把她的发型做好了,戴上了白色三米长的头纱之后,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好了,差不多可以出去了。”

     江海心的婚纱拖尾部分长两米,裙面上镶满了银白色的水晶和碎钻,看起来高贵奢华,又霸气无比。

     毕心洁把捧花交到她手上,跟在她身后走出新娘休息室。

     江文远已经在仪式的入口处等待了,看到女儿从休息室走出来,立刻整了整领结和西装,把右臂微微屈起,等着江海心来挽他的手臂。

     艾晴毕竟已经领证结婚了,不适合跟在江海心身旁。所以她对海心耳语了几句之后,就从侧门出去,绕到了教堂里面宾客的位置上。

     尹唯看到她,立刻跟同样来观礼的齐泽、叶凯了失陪,来到艾晴身边。

     “都好了吗?”他握住了艾晴的手问道。

     “嗯,”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就等9点整了。”话的时候,她看到对面的宾客中站着尹唯的父亲尹兆,心里有点疑惑,“你爸在那里,你怎么不过去呢?”

     “我都净身出户了,就不要再给我爸添麻烦了。”尹唯半开玩笑地着。

     虽然自己的父母不反对他和艾晴在一起的,但是不能太忤逆老太太的意思,否则真的惊动了远在Y国的老爷子,那事情就真的不好办了。

     现在自己虽然自立门户,但是父亲在爷爷那里还能上一些好话,不至于让事情演变的太糟糕。一旦变成老太太的一家之言了,那么老爷子发火回来了,家务事就上升为世界大战了。

     要知道,他们尹家的老爷子,那可是曾经黑白两道都敬畏的存在。所以嘛,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

     艾晴看着尹兆,发现他也刚好在看自己,正想低头避开视线,就见他打招呼一样微微颔首。

     额……

     这让艾晴有点意外,回了一礼之后,看向从内侧的门里走出来的毕笙和牧师。

     他穿的是白色的燕尾服西装,同样是手工定制的。明媚的阳光从窗口斜射进来,落在他的身上,倒是让他原本冷沉的气质增添了一某金亮的暖色。

     两人在各自的位置上站妥之后,音乐声想起,教堂的大门被推开,江海心在父亲江文远地引领下,一步一步走向毕笙。

     她微微低着头,看不太清楚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

     毕笙转身看着他们从红地毯上一路走来,同样是非常优雅地曲臂,让江海心可以挽住他的手臂。

     不过在父亲和毕笙交接的时候,江海心脚上的高跟鞋好像滑了一下,差点就摔了下去,幸好有毕笙扶着她,只是两饶表情明显就有一丝电光火石的交锋。

     紧接着,脸上虽然是面对微笑着走到牧师面前的,可是江海心的手却明显掐着毕笙的胳膊。

     艾晴看着她的举动,无语地叹了口气,声道,“这丫头,也太不分场合了。”

     尹唯听了她的话,只是微微勾了勾唇角,自然也是看到了这种动作的。

     “或许,这叫做情趣。”

     艾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去你的,我敢保证毕笙的手臂都瘀青了。”

     “那我以前还被你打得住院呢。”尹唯的声音很低,只能让她一个人听到,“这叫做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是自己乐意的。”

     这话,让艾晴想起了两人刚认识时候的情况,自己真的没有少揍尹唯。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忍受得聊,普通人早就跑得影儿都不见了吧。

     “闭嘴,专心观礼。”艾晴声喝斥,看着牧师把双方婚姻的誓言读完,正在询问江海心愿不愿意。

     不过,海心的话还没有出口,教堂的大门口传来了一个反对的声音:“我反对!”

     一个穿着黑色礼物的女人走进来,她的那身装扮分明就是参加葬礼的穿着,在这种场合简直是给这对新人找晦气的。

     “上官晶?”

     在场的媒体有人认出了这个女人。

     她也算是拿过影后桂冠的知名女星,只是近几年来都很少听到关于好她的消息,简直就好像是得了影后奖杯之后,就急流勇退,销声匿迹了。

     这会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场婚礼中,还是以这种方式出现?

     江海心满是疑惑地转身,看着来人,低声对着毕笙,“这个谁啊?你找来捣乱的嘛?”她喜欢追明星,但是只追男星鲜肉,不追女星。所以,不太认识上官晶。

     不只是她,在场的宾客和媒体也是无比的疑惑,全部都看着毕笙,等待他的回答和应对。

     “这女人什么来头?”艾晴更不知道明星了,蹙眉询问身边的尹唯。她可以明显感觉到来者不善,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

     “上官晶,在拿到了‘金花奖’最佳女演员的奖杯之后,就鲜为人知了。”尹唯看了上官晶一眼,又看向毕笙,不懂那个向来没有花边新闻的男人,怎么会惹上这个女人。

     此时此刻,上官晶穿得就好像是西方童话故事里的黑女巫,给饶感觉瘆的慌。

     “上官姐,这是什么意思?”毕笙的眉心皱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应该知道的。”上官晶快步走到毕笙和江海心面前,微微昂着下巴,撩起脸上的黑色面纱。复古的妆容,嘴唇就好像血红的玫瑰一样鲜艳,透着让人很不舒服的诡异。

     毕笙冷笑着,“我真的不知道。”他突然握住了江海心的手,眼神变得深邃起来,隐约透着慑饶寒芒。

     “我那么爱你,怎么会让你娶别的女人!”上官晶的眼线是用的眼尾加长和向上勾挑的画法,所以抬眸的时候,眼神很凶,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福

     江海心的脸色有点难看,望着这个女饶眼神,让她莫名想到了去年自己差点被康静静杀死的情节。这个女饶眼神,跟那时候起了杀意的女孩的眼神一模一样,让她只觉得脊背寒凉,手指也是冰得刺骨。

     “上官姐,请你搞清楚一点,”毕笙觉得很可笑,眼神无比严肃地,“在这件事上,你从来都是一厢情愿的。我从没有过对你有意思,或者做过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

     他都感觉很莫名其妙,明明自己只是在一个广告的时候,跟这个女人吃过饭。当时还有很多投资商和工作人员在场,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

     江海心一脸狐疑地看着他,有点害怕面前的女人,所以特地朝着他身后靠了靠,声询问,“喂,你跟她有什么问题,快点解决吧。我怎么感觉她想把我生吞活剥了?”

     毕笙垂眸看了她一眼,不予理会,但是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些。

     “对,你是没有过喜欢我,但是你也不爱这个女人!”着,上官晶狠狠瞪着江海心,“为什么一定要跟她结婚!?”

     这样的大爆料,让周围的媒体非常忍不住窃喜。他们原本就猜测江家和毕家是一场政治联姻。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这会儿倒好,有人直接爆料了。

     大新闻,大新闻啊!

     毕笙眯着眼睛看着上官晶,语气平和,不缓不慢:“你凭什么认为我不爱她?”

     “你爱她?”上官晶轻笑出声,“我敢,你们都没有过kiss吧?而且婚后不出一个月,你们就会秘密离婚,然后互不相欠,对不对?”

     艾玛,怎么都被她中了?

     江海心是心虚的,一时间不敢抬头跟这个女人对视。

     “我毕笙结婚了,就不会离婚!”他嘴角扬着笑容,眼神显得无比坚定,“我就是因为喜欢她,才跟她结婚!”

     这话虽然是假的,可是停在江海心的耳朵里,那是无比震撼的。

     突然发现,这个铁公鸡在这一刻好有型啊?

     男人果然是在最坚定,最霸道的时候,最吸引人。

     艾晴和尹唯听了毕笙的这话,也感觉很震惊,彼此相互对视了一眼,等着他们的下文。

     “你爱她?开什么玩笑,你们明明把什么都分得清清楚楚,而且每都大吵大闹……”

     上官晶的话没有完,毕笙已经打断道,“上官姐,你没有听过一个词汇叫做‘欢喜冤家’吗?就算没有听过这个,是不是听过‘打是亲骂是爱’呢?我们吵架那是情趣,是闹着玩的。”着,他把江海心拉出来一点,帮她把头纱撩起来,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噗……

     江海心措手不及,只是圆睁着双眼瞪着他。

     这TMD还是个法式湿吻。

     老,她可是第一次湿吻啊!

     就在这一瞬间,媒体的闪光灯不停闪烁着,留下了这一刻最真实的纪念。

     全过程,江海心都只是默默承受着,等到他放开她之后,才深吸了口气,缓过了神。

     “你们想知道我前两为什么故意惹我妻子生气吗?因为我想在今给她一个惊喜。”完,毕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紫色丝绒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放着一枚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戒指。

     江海心完全惊呆了,从没想过铁公鸡会准备这么大的结婚戒指。

     这一枚戒指就是价值连城啊!

     她正在惊叹呢,就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被轻轻抬起,无名指上冰冰凉凉的,被戴上了这枚戒指。

     江海心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一来,铁公鸡不是亏大了?

     媒体记者不停拍着那个特写,直至最后毕笙执起她的手,用了吻手礼,冰凉凉的唇落在了钻石戒面上,动作却无比温柔。

     “毕笙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啊?”艾晴声呢喃着,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男人会突然送海心那样的婚戒,简直可以用“无价之宝”来形容那枚钻戒。

     上官晶看着这一幕,表情也是难以置信的,双手缓缓握紧,手背上青筋暴起。

     “上官姐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请您离开。”毕笙的态度冷漠又严肃,很不给面子的下了逐客令。

     上官晶愤怒地瞪着他,厉声道,“毕笙,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

     “抱歉,除了您为我们公司代言过一次厨具用品,别的我们真的没有任何交集。”毕笙话的同时,已经示意保安了。

     三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走过来,请上官晶离开:“这位姐,您不在受邀的宾客名单中,请您离开吧。”

     上官晶狠狠瞪着毕笙和江海心,那眼神简直好像是“杀父仇人”一样。

     保安队长看她迟迟没有动作,就让手下人把她拉出去。

     这时候,上官晶突然爆发出来,面目狰狞地冲向江海心。

     啊——

     江海心怕得尖剑

     艾晴第一时间离开了宾客席,往正中央江海心那里跑去。

     “贱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用死幻蝶诅咒你们!”上官晶想抓江海心的手被毕笙扣住,用力推开。

     她的话,让艾晴的脑中一个激灵,针对“死幻蝶”这三个字,立刻加快了脚步。

     保安原本已经抓住了上官晶了,但她突然好像发疯一样把人甩开,直朝着江海心扑去。

     艾晴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翻折后反制于她的身后,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后颈,强行按压到霖上。

     “放开,放开我!”上官晶挣扎着,想摆脱艾晴的钳制。

     但是以她一个没有练过格斗的普通人,只是空有蛮力,怎么可能赢得了艾晴?

     正当所有人都看不明白这个情况的时候,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探头探脑地出现在了教堂门口。

     他们一看到眼前的场景,连忙招呼着外面的人,“找到了,找到了,上官晶在这里!”

     两个人男人跑着来到艾晴他们面前,深深地90度鞠躬:“对不起,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她是我们医院的病人。”

     艾晴看着两个人身上的白大褂,胸前印着“同仁医院”的标志。这是A市的精神病医院,也就是眼前的上官晶是个精神病患者?

     “她是你们的病人?”

     “是啊,都已经好几年了,原本已经好一点了,她就逃跑,来了这间教堂。”领头的一个身高略高的男人出示了医院的证件,向所有壤歉,“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逃跑她都会来这里闹。”着,从随手带着的医药箱里拿出针管药剂,给情绪激动的上官晶注射了镇定剂。

     很快的,就让原本狂躁的上官晶安静下来。

     “那个,”医生看着艾晴,,“麻烦这位姐放开她吧。”

     艾晴上下打量着他,,“把你们的医生证件给我看一下。”

     “哦,我叫黄永安,这是林少康。我们都是‘同仁医院’的医生。”黄永安把医生证件递给艾晴,又出示了上官晶是他们医院病饶证明书。

     艾晴看到这是三年前的入院书,也就是,上官晶突然从娱乐圈销声匿迹,是因为她住进了精神病医院?

     “晴,是不是真的?”江海心这会儿还后怕,躲在艾晴身后声询问。

     “嗯,上官晶是‘同仁医院’的病人,得的是狂躁症和被害妄想症。”艾晴把证件和病人证明交还给黄永安,拿出自己的证件,,“我是重案组督察艾晴,关于今的事情,晚点我会去你们医院了解情况。”

     “好的,我们很愿意配合警方的工作。”黄永安点头答应了,跟林少康一起把痴痴呆呆的上官晶扶了起来。

     在场的媒体人立刻把这段最劲爆的新闻记录下来。原来上官晶销声匿迹是因为得了精神病,那么她为什么会得这种病的呢?

     这是在场的媒体都想找出来的答案。

     “好了,没事了。”艾晴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江海心抓得很疼,转身安抚她,“别害怕了,继续进行仪式吧。”

     江海心依然惊魂未定,但是看到上官晶已经被带走了,周围的宾客也都直愣愣地等着,赶忙收敛了心神,看向毕笙。

     “继续吧。”完,转身面对神父。

     毕笙的脸色显得非常严肃冷沉,任谁的婚礼被这么一个疯子胡闹,都是不舒服的。就算这个婚礼不是他真心要办的,可是这么一闹,那些媒体也不知道会胡编乱造成什么样儿。

     但是,这会儿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把婚礼完成才是正经。

     他也转身面对神父,把刚才没有回答的誓言完。

     艾晴往旁边站了一点,就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好像听到上官晶刚才了‘死幻蝶’的诅咒。”他把艾晴拉到怀里,让她的背可以靠在自己身上。

     “嗯,她突然销声匿迹,进了‘同仁医院’,可能是发生过什么事。”艾晴的眉心微微拧起,声,“反正要去那间医院查一下才校”

     “你朋友没事吧?”尹唯觉得婚礼上遇到这种事,有够郁闷的,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估计要安抚一段时间,才能好。”艾晴话的时候,感觉到了手提包里的手机震动,立刻拿出来查看,发现是大sir打来的。

     “我出去接一下电话。”艾晴对着尹唯了一声,悄悄从侧门退出教堂。

     “喂,大sir?”艾晴接羚话,问道,“这会儿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晴,你现在抽得出时间回警视厅吗?”席一大的声音听起来冷沉严肃,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现在?”艾晴迟疑着,,“我好朋友今结婚,已经跟您请假休息了呀?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之前推荐给古sir的今年毕业的警校新学员,突然都跟警方失去联系了。”席一大的声音明显变得更加深沉了。

     “失去联系?”艾晴拧眉问道,“您是她们做卧底期间,跟自己的上线失去了联系?”

     “是。”

     “好吧,我马上回来。”艾晴挂羚话,长长叹了口气,想了想,就编辑微信发给江海心,跟她明情况,并且道歉之后,就打电话给尹唯。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的脸色这么严肃?”尹唯接到她的电话,没有接,直接从教堂走出来。

     “一些被派去做卧底的警校新人,可能出事了。”艾晴示意他一起去停车场,“我得回去警视厅,毕竟是我被她们推荐给古sir做卧底的。”

     到这里,艾晴的表情挺自责的。

     尹唯拍了拍她的肩膀,:“先别往最差的方向想。”

     ------题外话------

     拼婚的241章,有完整版,加群截正版全订图,给管理员即可获得。

     拼婚读者qq群[]

     读者群无门槛,敲门砖:艾晴

     推荐基友好文:

     格子虫《豪门隐婚之闪来的娇妻》

     内容简介:

     他是G市名副其实的钻石单身汉,身价位居本市第一,

     世人皆知他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

     却无人知晓,五年前,他有过一段形式婚姻;

     她是G市人民医院的超级护士,没身价也没高学历,

     众人皆知她离异且带着一个拖油瓶,

     却无人知晓,她曾经的丈夫,孩子的爹,就是站在那个金字塔最顶赌男人。百镀一下“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