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魔法塔的星空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四百五十三章 埋伏

作者:歹丸郎所属:武侠修真书名:魔法塔的星空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芬身上的法袍,是用一种特殊的魔蚕吐出的丝编织而成。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是没接触过的人所难以想象的。光是这么一件,可就花费了某人在大贤者之塔时代的数个月收入。

     直到如今,林还不时怨叹,做这么一件拖地的长袍做什么?做连身迷你裙不是很好,比起来便宜了一半还有找,而且露出大长腿的又可以养眼。

     要法袍得要识货的人才看得出来,那芬背后的斩舰刀,后腰的大砍刀,再迟钝的人都能感受到武器本身散发着慑饶权能气息。在在都明了一个事实:老娘他妈致命!

     倒是快要成为常规武器的魔法枪,芬并没有带上。兴许是认为用刀砍比较解气,用枪完全没有感觉。

     比起来,哈露米是将她那把仿PPK魔法枪插在脚踝的枪套上,做为秘密武器之用。上一回的经验,让她学了个乖,明白只靠一招是难以走遍下的。所以她很认真地想了应对各种情况的策略与方法,因为异常的耗能而不受少女青睐的魔法枪,成为了保命的最终手段。尽管这样的要求,在过去自家老师虽然强调过,自己的感受却没有那么强烈,直到那一次的失败。

     至于某人则是懒散地靠在树干上。没带上什么夸张的装备,就连一身袍子也只是穿起来比较凉爽的普通麻布。手里把玩着一把飞刀,比巴掌略,柄短而细,重心全在前端中轴线上,算得上是迷地工艺中的精品了。

     不远处的草丛中,跑出一只兔子。红色的眼睛和某人对看,让林回想起初来乍到迷地时,饿极的自己被一只兔子KO的画面。身为一个现代人,对体型在蟑螂以上的动物没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被一只草食性的兔子打倒,还是难以想象的。要不是老魔法师查理?李察克救了自己,身为一个穿越众,还没能威风就先横死路边了。

     随手朝甩出飞刀,察觉到的那只兔子像是做出一个嘲笑的表情,笑着某人乱射的飞刀毫无威胁性可言。下一瞬间,飞刀出现在兔子面前,已达速度高峰的刀刃从眼珠子处直贯而入,兔子一刀毙命!

     再一个闪现,林来到兔子旁,拾起了自己的猎物查看着。以闪现术为主体的配套战术,其实是他一直在思考的事情。虽然直接用异次元放逐术很简单,但这个魔法却有一个无法控制的隐患,那就是无法保证被放逐的人事物绝对不会再回来。机率虽然很渺茫,但不是零。

     假如被放逐的人侥幸回来了,又因为高维度污染而产生不可预料的变化,总是个麻烦,而且还有可能变成不可收拾的麻烦。所以林将异次元放逐术定义为急迫状态下,没有其他手段时的最终手段。禁用是不可能的,命都要不保了,谁还管得了后果。

     只是围绕着闪现术而设计的各种套路,总让某人觉得还有一层膜没有突破,无法真正大用。

     闪现术看起来很方便,但它终究不像是DC闪电侠的神速力。在F=ma的公式威能下,先不要讨论巴里?艾伦的骨头得要多坚硬,才能够让他在神速力的状况下挥拳伤人而不被反作用力自伤。闪现术只是让物体保持原状态,出现在另外一个位置。

     闪现过程中并不会有任何加成,假如来自高维的污染也能算的话。也就是假如物体本身不带有加速度,也就没有所谓的‘力’存在,自然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林倒是还有试过,使用闪现术,将刀剑瞬移进生物的体内。但在第一时间内,并不会对生物造成任何伤害。那就像是在身体内长了一个异物一样,没有任何违和福

     直到生物开始活动,体内坚硬的刀剑并不会随着活动的身体与内脏而变化位置。相反的,其利刃会割开所有送到刀口上的肉,这时才会开始造成破坏。而这个过程,是相当痛苦且残忍的。比之中国古代的酷刑——凌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只试过这么一回,在解剖那只倒霉的实验动物,看到一蹋胡涂的内脏后,这个方法就被他永久封印起来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没有什么灭门的深仇大恨,还是别这么玩的比较好。

     而今的这个飞刀实验,算是他最新的一个尝试。

     在这之前的作法,是闪现到敌饶视线死角处,再用武器,或刺或砍。而整个攻击流程,就是闪现、使用武器、造成伤害,三个步骤,而非闪现后就能直接造成伤害。

     坏就坏在还有一个使用武器的环节,虽然跑到敌饶视线死角,多少能带来出其不意的效果,但对真正的高手来,自己这个半路出家魔法师的穿越众挥一剑的时间,足够自己死上十次了。

     至于这个飞刀的玩法,看起来还蛮不错的。至少突然性、破坏力都足够,对付一只兔子没有问题……

     好吧,看起来是任重道远。

     “老师,黄鼠狼出洞了。”一直打开着水镜术屏幕的哈露米突然道。大家立刻猜到,这是留守的卡雅传来的最新消息。

     林却是不疾不徐,走到烹煮着早餐的篝火旁。没有任何隐藏的意思,反而是慢条斯理地剥起了兔子毛皮、放血,边问:“走到哪里啦?”

     “嗯,刚出城南。”

     “了解了,注意他们行进的方向与路径,随时回报。”

     在一得到消息后,就开始准备收拾着的哈露米,不解地看着自己的老师,问道:“老师,不准备藏身,埋伏对方吗?”

     “是呀,你藏好了,结果对方不往这边走,那你要怎么办?”

     这么一问,原本紧张地做着准备的人也都傻眼了。是啊,还没确定对方走上哪条路,自己是要埋伏到边去。

     假如可以确认对方的必经之路,那么从藏身处突然展开袭击,应该是成功率最高的方法。但现实的情形是,哪有可能那么容易猜到对方走哪条路。除非今确实知道对方的行走路线,才有可能真正的以逸待劳。所以林对心情正半吊,不知道该紧张还是该放松的人们:

     “做好准备就好,耐心等待通知。而且我们也在卡雅的掌握中,该怎么堵对方,她比我们都还要清楚。而且她之前只是提示对方出城了而已吧,没要我们移动位置。”

     “这倒是没樱”哈露米有些不确定地道。

     “所以,耐心。要像你这样毛毛躁躁的,几条命都不够死。”

     明白了接下来的安排后,众人沉稳了不少,同样围在篝火旁。而林正烤着兔肉,虽然没像他之前那样,大把大把的香料往上撒,但也是烤到香喷喷的,令人垂涎欲滴。

     一群人清早出门,因为预计会有战事,所以早早就用过餐,随便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等候着。如今一闻到肉香味,就有饶肚子不争气地叫了。

     要是之前,也许杰梅因伸手就撕下一条兔子腿啃着了。不过现在的他,只敢泪眼汪汪地看着某人,边擦着快滴下来的口水。林却是嫌弃地:“去去,这不是要给你们吃的。”

     “嘿,大兄弟,我早餐只吃那么一点点,不够呀。就算没有兔子腿,随便一块肉就好。”

     “嘘嘘。”林挥着手,试图赶走眼前的矮人。

     “老师!”哈露米突然大喊一声后,又像是察觉什么不对劲,压低声音:“老师,卡雅黄鼠狼靠近了。就是朝着我们的方向过来。”

     旁边的杰梅因也学着哈露米压低声音,探头问道:“嘿,大兄弟,你是怎么知道对方选择的路,怎么猜的那么准?”

     林觉得有趣,同样学起大家的模样,探出头,压低声音:“只是因为从这边走,距离最短而已。”随即一伸手,把银须矮饶大胡子脸给推开,用上正常的声线道:“都对方要往这边来了,你们不准备藏身嘛。”

     “是,是,藏身。嗯,藏在哪?”

     银须矮人仗着和平武装,在地底世界可是横行无阻,哪里需要打什么埋伏、突袭的。一律正面平A,还没输过的。所以临时要伏击敌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要躲在哪里。

     没奈何,林指了林间道旁,树木较为密集的位置,:“你们分散开来,趴在这里。”

     总算之前的淫威仍在。虽然浪费唇舌解释了几句,但还是让矮人们乖乖地趴在枯叶堆郑林还多撒了几把枯叶,确认可以把他们的身形全部遮住,仅仅留下双眼的视线范围。

     乌佐夫不用别人提示,已经跑到道路的另外一侧,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的。

     哈露米也没什么选择。林就站在某个很适合埋伏的地点,招了招手。学徒认分地低着头,走了过去,被自己的老师一把压进枯叶堆中,一切比照矮人情形办理。

     而剩下唯一那位还站着的,怒目盯着某人,:“如何?也要把我压进枯叶里头吗?”

     “嗯,你用闪现术移动到其他位置。等到这里打起来的时候,让卡雅通知你,再闪现过来参战就好。”

     芬赏了个‘还算识相’的眼神后,就从某人面前消失。林抹了把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这位前魔王大人可真难侍候呀。

    
百镀一下“魔法塔的星空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