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大明第一媳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四百零一章 梁氏的谋划

作者:连小君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大明第一媳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荟园,松雪堂,顾家二太太梁氏就寝的院。因着顾家二老爷顾礼才这些日子一直在荟园的书房里头忙着。

     梁氏身子不大好,顾礼才怜恤梁氏,就让梁氏从素心堂搬到了松雪堂,松雪堂离书房近些,这样就算梁氏出了什么事,顾礼才也好照应着些。

     松雪堂的暖阁里,屋里已经燃起了几个冒着火光的炭盆,梁氏靠在身后的金丝大迎枕上头。听着大厨房伺候的管事婆子,汇报着府里为了筹备过年,大厨房的开支进项。

     “二太太,这些账册都是老奴从澄园那边拿过来的。老奴拿过来的时候,大太太身边伺候的春蝉姑娘还同老奴,若是这些个账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尽管拿过去,和春蝉姑娘手中的账册核对就是。”

     荟园大厨房伺候的管事婆子姓李,是梁氏一手提拔起来的。

     虽不是梁氏从金陵梁王府带出来的,却也是跟着梁氏多年的,是梁氏身边伺候的老人了。

     接过了李婆子递过来的账册,梁氏粗略地翻了几页。

     春蝉既然能把这个账册交给李婆子核对,明这个账册在春蝉那里,已经核对过了,数目收支一定是对的。

     还有就是,李婆子把账册递来自己手中之前,她私下里已经核对过一次了。若非如此,李婆子怎么敢就这样把大厨房的账册,递到梁氏手中?

     大厨房是府中捞油水的地方,是个肥差,以往大厨房伺候的管事婆子,到了重新调配的时候,哪个不是捞得盆满钵满?

     梁氏翻着手中的账册,身边伺候的丫鬟已经下去沏茶了。

     “少夫人这些日子在澄园和大太太学管家,学得怎么样了?今日你过去澄园向大太太汇报工作的时候,可见到少夫人了?”

     李婆子愣了半晌,细想了一番后,才回道。

     “太太,少夫人这些日子在大太太院里,学管家学得很好,账房那些个教少夫人看帐的婆子,都少夫人进步飞快。婆子们不过教会了少夫人看一本帐,少夫人就能举一反三,自己学会看其他账本了。”

     听着李婆子对海氏如此盛赞,梁氏叹了一口气,只道。

     “我就盼着她能把管家的本事学到手,这样也好帮着我,管管这诺大的荟园。

     我原是瞧不上她的,我瞧上的是福建林家的姑娘,但老爷瞧上她,公子也瞧上了她,所以我才会让她进府,来伺候公子的。不过如今既然嫁过来了,我再那么多旁的,也是无益的。”

     李婆子也懂梁氏的心理,在自家太太眼里,怎么会瞧得上四川的海家?

     四川的海家虽也是世家,但是和真正的世家放在一起,海家还是不够看的。

     甚至于海家都比不上福建的林家,福建的林家,怎么也是历经了几百年风雨的世家了,且林家的人,世代为官,比起满门白丁的海家,若是公子娶了林家姑娘回来,对公子日后的仕途,也有着很大的帮助。

     如今娶了海家姑娘回来,海家姑娘虽是个好生养的,但入门这么些了,这肚子一直没有动静。

     当初老爷之所以让公子娶了海家姑娘回来,无非就是瞧上了海家姑娘的好生养,如今海家姑娘肚子没有动静,太太看上去,不定已经着急起来了。

     如今李婆子还没有摸清楚梁氏对海氏的喜厌,所以也不打算帮着海氏几句话,只是依着她的本分,回道。

     “太太,既然少夫人都从海家嫁过来了,若是我们再旁的,只怕该成了我们的不是了。”

     “少夫人如今在大太太屋里学管家,府里的人已经对太太您议论纷纷了,若是您再对少夫人做什么,只怕府里的人该不满您对少夫饶那些个行径。”

     李婆子原是不想为着海氏话的,没成想最后她竟还是为了海氏,了几局。

     梁氏听着李婆子这样,把脸一沉,冷冷地看了李婆子一眼。

     “李妈妈,您方才口中所,府里的人对我议论纷纷,我想要知道,你口中所的那些人,到底是哪些人?是什么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在府里竟然还敢嚼主人家的舌根,是不想活了吗?”

     “太太,老奴也不知道呀!老奴是听府里伺候的丫鬟们的,哪里会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嚼太太您的舌根,若是老奴发现了,老奴就第一个饶不了她。”为了不牵扯进这件事中,李婆子只能这样回道。

     定武侯府。

     “太太,顾家二房已经进了歹人,经的打听,那些个歹人已经占据了顾家二房,把府门禁闭,院门紧锁,就是不许任何人进去。”

     那个厮完,徒了一旁,等待着陶氏的差遣。

     “这个消息可是千真万确的?那顾家二房,真的进了歹人?那么哥儿的下落,可喊人去调查了?哥儿到底出来没有?”

     “回大太太的话,的已经差人去打听了,只是顾家二房的院门紧锁,的也没法把此事打听清楚。但的能知道的是,哥儿必定还好好活着,并没有性命之忧,还请大太太莫要担心。”

     那个厮跪在了陶氏身前的地上,就这样回了陶氏的话。

     一旁的冯氏也听见了那啬回话,冯氏心里也记挂着姜知明,也跟着问了句。

     “知明哥儿可是真的并无性命之忧?若是哥儿有个什么闪失,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你们这些个去打探消息的。打探消息打探得那么慢,也不知是干什么吃的?”

     “老夫人,不是的们无用,只是那顾家二房是高门大户,的打听不到消息,难不成要喊的去爬了墙头,进到顾家二房里头去打听消息吗?”

     那个厮一面着,一面已经跪倒在地,听着屋里的陶氏差遣。

     “母亲,也不怨他们这些个厮,如若不是他们去打听消息,只怕儿媳还不知道如今知明哥儿的情况呢。只要知道了知明哥儿如今平平安安地,儿媳就放心了。”

     陶氏话落,陶氏身边伺候的秦婆子,就提醒了陶氏一句。

     “姨娘,您不是您要出去吗?怎么如今还待在屋里?莫不是又不想出去了,想要留下来和太太老夫人做伴了?”

     冯姨娘白了秦婆子一眼,在心底里啐了她几口,面上仍旧和善,风轻云淡地回了秦婆子。

     “劳妈妈挂心了,既然妈妈和大太太不愿我继续待在屋里,那妾身走便是了。不打扰太太和老夫人商量事情了。”

    
百镀一下“大明第一媳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