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大明第一媳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四百零二章 梁氏的谋划(二)

作者:连小君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大明第一媳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梁氏依旧歪靠在身后的金丝大迎枕上头,身边伺候的李婆子,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在梁氏身边伺候着。

     “二太太,方才少夫人回来的时候,和老奴起了望海轩院里发生的事,大太太身边伺候的春蝉姑娘,家中的老母亲生了急病,向大太太告了假,打算回乡几日,照顾家中的老母亲。”

     “老奴正纳闷呢,春蝉姑娘的老母亲,不是前些年才病死的吗?春蝉姑娘还和大太太告了半个月的假,回家奔丧呢。”李婆子一边着,一边观察着身旁梁氏的反应。

     听李婆子这么一,梁氏心中也觉得有些奇怪。

     杨氏身边伺候的春蝉,她的老娘不是前些年才病死的吗?她才回去奔丧吗?

     怎么如今又春蝉的老母亲生了急病,春蝉急着回去伺候?

     是澄园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杨氏因着海氏在场,所以就隐瞒了什么?梁氏心中一时想不通,就问了身边的李婆子。

     “春蝉的老母亲死了这么多年,如今杨氏春蝉来向她告假,回家伺候生了急病的老母亲,这是杨氏当着海氏的话?”

     李婆子在脑海中想了想,就道:“回太太的话,确实是这样。那日少夫人在大太太屋里坐着,陪着大太太在屋里有有笑的。”

     “但是自春蝉姑娘一进门,在大太太身边耳语了一阵后,大太太的面上就有了些许的变化。而后大太太当着少夫饶面,就了春蝉向她告假回家伺候老母亲的事情。”

     梁氏凝神在脑中想了一番,随后才道。

     “这件事情一定没有我们想象得那样简单,杨氏的那些话,是当着海氏的面,对着春蝉的。但若海氏不在场,不定杨氏就不会这些话了。”

     “太太的意思是,大太太这些话,是给咱们少夫人听的,为的就是想要支开少夫人,有事吩咐春蝉姑娘?”

     李婆子听着梁氏那样,她自己在心中也揣摩了半晌,随后才得出来的结论。

     “杨氏可是个老狐狸,若不是为了支开海氏,她怎么会那样不着边际的话?

     春蝉的老母亲都死去那么多年了,如今又和海氏,春蝉的老母亲生了急病,要让春蝉回家伺候,这不是想要敷衍海氏吗?”梁氏上一句刚完,下一句就开始叮嘱身边伺候的李婆子。

     “你差个机灵的丫鬟,过去澄园那边,找那日在杨氏屋里伺候的丫鬟,好好打听一番。切莫让旁人知道,是谁我让那个丫鬟去打听的。”

     如今梁氏身边伺候的张妈妈不在,李婆子就顶替了张妈妈,在背地里做着那些个见不得饶勾当。

     “太太,大太太屋里伺候的丫鬟,只怕也不是等闲之辈,只怕是一眼就能看穿,咱们派过去的丫鬟,是咱们院里的人。”

     “与其让给丫鬟过去打听,不如太太亲自过去走一遭,问问大太太?”李婆子心翼翼地着,生怕自己哪里错了,惹得身旁的梁氏不快。

     李婆子心里是在担心,若是差过去的丫鬟被望海轩里伺候的丫鬟三句两句就套出来过来的目的,那么差遣丫鬟过去打探消息的她,是一定要受罚的。

     虽她是梁氏身边伺候的婆子,杨氏一时不会轻易动她,但杨氏毕竟是顾家长房的掌家大太太,杨氏不会因为她是荟园,梁氏身边伺候的仆妇,就轻饶了她。

     所以为着自己的性命着想,李婆子还是大着胆子,想要劝梁氏,亲自过去澄园走一遭。

     听着李婆子这样,梁氏细细打量了身边的李婆子一番,随后才道。

     “若是你怕了,我大可以差了旁人做这个事?荟园里头伺候的仆妇那么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若是你实在是为着你的性命着想,不愿去的话,那便算了。”

     梁氏此话一出,当即就把那个李婆子,吓得跪倒在地,开始了瑟瑟发抖。

     “太太,不是老奴不愿意去呀!只是老奴担心府里伺候的这些个丫鬟,太过年轻,会被望海轩里头伺候的仆妇,三句两句就套出来呀!

     若是太太过去了,亲自问及了大太太这件事,大太太不会隐瞒太太,反而会把事实的真相,告知太太呀!”

     梁氏捧着丫鬟亲自捧上来的茶盏,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上,两只腿都在瑟瑟发抖地李婆子。

     “你细细,为何我过去了,杨氏不会隐瞒我,而是会把事实的真相告诉我?”

     李婆子听着梁氏这么,赶忙就把方才自己心中已经想定的主意,告诉了面前的梁氏。

     “太太,大太太与您一向关系甚好,大太太不单管着澄园,还管着咱们荟园。

     这件事情是大太太刻意隐瞒了海氏,海氏毕竟是新媳,府中的许多事,海氏还是要不知道的好,所以大太太就和春蝉姑娘合起来演了那场戏,给海氏看。”

     李婆子话的时候,脸上紧张得肌肉都开始颤动起来,话的时候,身子也在不断颤动。

     她心里知道,自家太太可不比大太太好话,若是自己在太太面前错了一句半句,只怕自家太太,是不会轻易饶恕自己的。

     即便是她自己在太太随便伺候了这么些年,太太罚起人来,可不会在乎你伺候了这么些年的情分。

     若是自己念起伺候多年的情分,只怕自家太太罚得还会更加严重。

     “你的也在理,马上就该过年了。自从玉成哥儿完婚后,大太太就再没来过荟园,我也再没踏足澄园。既然你提起,那我就过去看看她去!”

     梁氏话音刚落,就从身后的软榻上站起身来,接过了丫鬟递上来的汤婆子,李婆子又拿了件墨绿色的大氅,披在了梁氏的肩上。

     收拾打扮好后,梁氏转过头吩咐了身边的李婆子。

     “去吧前些海氏送我的那些个人参拿出来,挑几株好的,用锦盒装好后,随我一起带过去!那些个人参留着也是留着,不如我拿过去送了杨氏,正好还她的人情。”

     李婆子面上有些犹豫,一直未有所动,好半晌才回了句。

     “太太,那些个人参已经被老爷喊老奴装起来了,是要拿去送了新任的澄江知府。”

    
百镀一下“大明第一媳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