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等我甜甜的恋爱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八十三章 感冒发烧

作者:咕栗所属:女生小说书名:等我甜甜的恋爱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白韵脱了脚上的高跟鞋,光脚在落雪的路上走着,配上这一身礼服和装扮,怎么看都像个神经病。

     好在这个年纪看起来算年轻,路人们还四处看看有没有摄像头拍摄之类的,毕竟网络时代,年轻人就喜欢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来吸人眼球。

     白韵不认路,没有周助理的联系方式,夏枯草又不接电话,但她心里丝毫不慌。半个小时,如果没人来接她的话,她就自己打车走。

     精致的小包包里放着身份证,这么些年习惯了,就算是出门买菜她也会将证件塞进衣服口袋里。

     她不是非要回哪郊区别墅,也不是非要呆在S市。

     从前呆在父母身边的时候,遇到任何事都会想着我还有个家,既是避风港也是牵挂。后来一个人在外面,她对衣食住行的要求很低,只要怀揣着证件和钞票,身边有没有人无所谓,吃在哪住在哪也无所谓。

     黑色的路虎停在路边,白韵看见了,上前敲了敲车窗,“别墅的地址能告诉我么?我不认识路。”

     深邃的眼神里仿佛有冰棱聚集,她不问为什么带她来参加这个宴会,也不问为什么丢下她一个人在会场,更不问他为什么不接她回别墅,只是问了别墅的地址。

     片片雪花落在白韵的身上,她脸上的花纹在一片白雪与白裙之间异常耀眼,可她的神色也是淡然地,就好像她看穿了夏总的一切安排,却心甘情愿被安排,演一场他想看到的好戏。

     白韵不奢望夏总能将她送回别墅,他让她来,原本就是为了让她难堪不是?宴会的时间很长,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了,他一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看着她,大约,就是想看她凄凉无助的惨状。

     若是那经理来找她时她没人帮忙,或许就会被赶出会场;又或许她报上夏枯草的名字,等待他如天使降临般来将她救出水深火热之中;又或许陈思认出她来上前解围,然后被季情踩上几脚……

     白韵早就将这样的场面设想好了,只是没想到,范二爷也会出现在这个宴会上,既然如此,能避免的事情就暂且先避免,她确实还不想太早出现在众人面前。

     “上车!”

     白韵听话地上车,上车前还拍了拍身上的雪花,纵使如此身上还是带着一股逼人的真实的寒气,与夏枯草那种气场相撞,反倒是着寒气更强些。

     白韵本就瘦小,穿着礼裙露出了肩膀和大半个背,带着一身风雪,难得地将脊背挺的那样直。这场面让夏枯草看了异常火大。

     就好像你想捉弄一个人,你在他经过的路上放了一块石头想要绊倒他,然而他看穿了你的把戏,却还是绊到石头摔倒了,摔的不轻不重,还一脸淡然地跟你说:“啊,这里竟然有一颗石头。”

     你说幼不幼稚?

     白韵甚至什么都不说,就像是那个看穿别人把戏的人,根本不把别人的把戏放在眼里,甚至有意陪你演一出!

     车内的暖气开的很足,白韵身上残留的雪花开始融化,渐渐成了水。这时,她才开始打起寒颤来。

     雪化时会很冷,还是在有温度的车内,那种对比尤其强烈。她打了好几个喷嚏,在安静的车厢里格外突兀。

     回了别墅泡了热水澡,白韵昏昏沉沉躺在床上,额头有些凉。大约是感冒发烧的前兆。

     佛法讲究因果循环,这是不是她早些年种下的因,所以现在来承受业果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若是此番他能消消气,也不枉费她淋了那么久的雪,吹了那么久的冷风。

     半夜感觉有人在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白韵有些酸软无力得对身上得人拳打脚踢,不起作用,反而更受摧残。

     身上得人说什么她也听不清,闻着那熟悉的冷冽清香,倒是很快睡了过去。

     白韵踢开被子,脚心出了好多汗,热的。

     浑身无力,确实是感冒发烧的症状,但这散架似地感觉是怎么回事?被人揍了一顿?

     白韵也是与人打过架的,在被她第一个代理案子的被告那边的人“追杀”了好久,硬是把她那三脚猫功夫磨练成了真功夫。

     不过过了好一会她反应过来,这不是被人揍了的感觉,这是被人蹂躏过后的感觉……

     “草,趁人之危。”

     这个形容委实贴切,只是若是能不在当事人面前说就好了。

     想抬起来的手人按住了,白韵侧头看,就是那趁人之危的人。啊偶!

     手背上插着针管,药水挂在床边的架子上,顺着针管一滴一滴流下来。唔,白韵不喜欢打针。

     苍白的唇扯开一个难看的笑,白韵不好意思说道:“麻烦你了。”

     任何有关系的男女之间,大约都不会像她和他这样相处。

     向楠在大学时谈了男朋友,分手后还像没分手那样,闲的没事一起撸串喝酒,那小男生有了新的女朋友,也不介意带给向楠看,两人之间的友情和爱情倒是让白韵羡慕不已。

     不过白韵敏感,夏枯草对她的怨气和恨意她不是没感觉到,总归是她欠了他的,是以姿态总是放的很低。

     门外有嘈杂声传来,声音不远,应该是在楼下。白韵睡的客房靠近大门处,隐隐能听见大门处的声音。

     “让我进去!”

     门口的保镖拦着门,生硬说道:“Boss吩咐过不许任何人出入。”

     那冷冰冰的口气,跟拦着白韵不让出门时说话的语气是一样的。不过能走到楼下了,应该不是普通人,女的,应该是他的结婚对象萧晓吧。

     那保镖可真没眼力见,对未来的当家主母这个态度,小心被穿小鞋。

     “你笑什么?”

     白韵将心里话说与夏枯草听,许是生病了的缘故,脑子迟钝了,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柔和了许多。

     她猜的不错,来人就是萧晓。

     萧晓收到眼线的消息,说夏枯草在郊区别墅里藏了女人。这个地方,她都没来过几次,竟然会有别的女人来这里过夜!?

     “程冀!你敢拦我!?”

     程冀是那保镖的名字,白韵很喜欢喊他的名字,期冀的寓意。

     程冀不说话了,任凭萧晓怎么胡闹,他都不为所动。

     这性子,跟夏枯草倒像,不爱说话,冷冰冰的。

     白韵正笑着这个女人不会给夏枯草打电话,电话就来了。

     从夏枯草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别样的意味,白韵温和笑笑,闭嘴,让他接电话。百镀一下“等我甜甜的恋爱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