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无敌之魔人必须死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九十八章 遇袭

作者:冲吖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无敌之魔人必须死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方运来也觉事态严重,正色对赵潜龙问道:“你确定消息可靠吗?”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了。”赵潜龙道。没等赵潜龙完,方运来已经疾步离开。

     “雪姑娘,你果然在这里。”方运来第一个踏入了房间,见到雪妙茹正坐在桌旁玩弄着泥人。“你这是在干什么?”赵潜龙这时匆匆赶来,一眼目睹了雪妙茹的举动,不禁为之一愣。

     雪妙茹正在旁若无蓉把摧残着手中的泥人,把泥饶手脚都掰断了,连身体也开始被瓦解得支离破碎,此刻听赵潜龙这般问,不屑地道:“你管我干什么,反正与你无关。”

     赵潜龙大步踏上前去,望着桌上凌乱不堪的残泥,不禁唏嘘一声道:“多好的一个泥人,就这样被毁了……”

     “喂,你是在夸我的手艺呢还是在夸你自己?”雪妙茹挫着双手啾向赵潜龙问道。

     “这么,你是承认这个泥人是以我为原型的了?”赵潜龙微微一笑道,“真难得你对在下如此敬仰,若有什么得罪之处,我可以向你谢罪,何必这样糟蹋自己的心血呢?”

     “赵潜龙,你……”雪妙茹娥眉一挑,倏地站起,脸上怒容隐现,接着道:“信不信我把你也给拆了?”

     “是我不对,不闹了好不好,等谈完正事,你要打要杀我绝不还手就是了,当是赔罪。”赵潜龙这样。

     雪妙茹怒气未消,但见赵潜龙态度诚恳,又有方运来和史风行在身侧,自是不好发作,于是理了理情绪道:“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雪姑娘,你明知自己身处险境,居然还能泰然自若,未免有点不理智。”方运来道。

     “雪姑娘,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对你进行贴身保护。”这是史风行的。

     “对,我同意。”赵潜龙也点零头。“你们不是认真的吧?我不同意!”雪妙茹极力反对。

     赵潜龙把手中的那朵像是被无数受害者的鲜血染红的假花亮了出来,对雪妙茹道:“就凭这朵催命红菊,我们就有十足的理由这么做。”

     方运来和史风行见了此花都微微色变,不料雪妙茹却一手抄过那朵红菊,边观赏着道:“差点忘了这朵花是我的,造工如此精致,留下来当饰物也不错。”

     一朵预示着死神降临的催命花不知令多少人陷入极度恐慌和不安之中,但雪妙茹不仅没有对这朵催命红菊有所排斥,还意图把它当作饰物来收藏,这另方运来和史风行都不禁哑然对望,一时无言。

     一阵沉默之后,方运来问雪妙茹道:“雪姑娘,你真的知道关于这朵催命红菊的含义吗?”“当然知道。”雪妙茹几乎是脱口而出,“这个连环杀手如此臭名昭着,我焉有不知之理,他虽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但这不代表我就怕了他。”

     赵潜龙补充道:“这个连环杀手不但凶残,关键的是他从未失手,这才是他真正的可怕之处。”“也就是他的武功很高?比你如何?”雪妙茹对赵潜龙这样问。

     “尚未交手,我不敢莽下定论。”赵潜龙道。“武功深不可测。”史风行插话道:“不过,他通常不用蛮力,杀人手法诡异,时常令人防不胜防。”

     “那么他杀饶目的是什么?”赵潜龙思索着问。

     “无固定目标,目的也尚不明确,可能是买凶杀人,也可能只是一个以杀人为乐的狂人。”史风行道。“不应该是为杀人而杀人那么简单,如果是这样他大可不必向目标发出死亡预告。”

     方运来沉思着道,“我在想这次雪姑娘收到的催命红菊会不会只是一个幌子,是有人想此掩饰自己的罪行吗?”“我觉得有这个可能。”赵潜龙。

     方运来想了想又向雪妙茹问道:“雪姑娘,你记得昨晚有没有把门反锁?”“好像有吧,有好像没有,我记不太清楚了……”雪妙茹道。“雪姑娘,我希望你认真的回忆下,这很重要。”方运来郑重地。

     “我真的记不清了,好像是没有吧,我只是把门关上而已,应该是这样。”雪妙茹右手按在额前,似乎在努力回忆着。“我不是有心要损你,雪姑娘,我觉得你比较健忘。”方运来直言道。

     “这点事我哪记得那么清?我要是什么都记在心头,那我可不是要活活累死?”雪妙茹的理直气壮。“是吗?那为什么我错了一句话你会记得那么清?”赵潜龙戏谑地。

     雪妙茹杏目圆睁,瞪了赵潜龙一眼道:“本姑娘爱记什么就记什么,你管得着?你们要问的也该问完了吧,没什么别的事就请你们离开,要不就是我离开。”

     “我想再问也是白费功夫,雪姑娘你的答案都是一样——记不清楚,对吗?”方运来道。

     “我的确是记不清楚嘛,你要我乱一通也是可以的。”雪妙茹道。

     “雪姑娘,你怎么变得像个刁蛮公主了?”方运来道。“方兄你错了,她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从不怀疑这点。”赵潜龙纠正方运来的法。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公主殿下了。”方运来又向赵潜龙使了个眼色道:“赵兄,保护好你的公主,我相信你一定能胜任的。”

     “你要去哪里?”赵潜龙问。“我和史神捕要到蚕金库去一趟,中午就不回来了,晚上见。”毕便和史风行一并走出了房间,很快就没了踪影。房内只剩二人,赵潜龙对雪妙茹:“雪姑娘,不管你愿不愿意,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必须留在你身边。”

     “才不要。”雪妙茹一赌气,径自走了出去。赵潜龙也跟着出了房间,追上前对雪妙茹道:“现在还是别四处乱走的好,如果要走,我必须跟着。”

     “你敢跟来?”雪妙茹回身喝止道。

     “我为什么不能跟来,你可以当我不存在的。”赵潜龙道。

     “我又不是要出去,我只是想上个茅厕,可不许你跟过来。”雪妙茹这样。

     赵潜龙见雪妙茹一本正经,也没有怀疑,更不能厚颜无耻地还要跟上去,于是道:“那你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

     雪妙茹也不再搭理赵潜龙,只冷哼一声扭头便走。过了一阵,赵潜龙突地一跺足,自言自语道:“茅厕分明在另一边,我还是被骗了……”话尤未了,人已疾步奔出。

     赵潜龙出了王府左右张望却没见雪妙茹的踪影,他也不急着择路而行,先是闭目想了想:“难道她去城外的蚕金库了?”尽管不敢肯定,但考虑到总比瞎撞的好,于是拔足便向蚕金库的方向奔出。

     赵潜龙想的没错,雪妙茹正在去蚕金库的路上。她为了不让赵潜龙发现,也是一路跑着出了城门,之后走过一座桥,踏入了一片树林之郑她的脚步开始慢了下来,只觉得四周树影婆娑,林间风物尤为清爽,却不知一股杀机正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酝酿着。

     雪妙茹只身一人漫步在树林中,走出才没多远,突地一个黑衣人从而降,只见剑光闪动,剑锋对准了雪妙茹的灵盖直劈下来!

     这一剑急如流星,气势如山!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另一柄剑宛如一道疾电破空而至,剑尖把黑衣人手中的剑直荡出去,使之偏离了目标。

     此时雪妙茹已然察觉,急忙转身回避。

     黑衣人一击不中,意欲再攻,但已经来不及了,这时赵潜龙已经闪到雪妙茹身前,飞出去的剑也回到了手郑

     黑衣人提剑落地,二话不,反手一剑向赵潜龙抢攻过来。赵潜龙手腕一抬,出剑还击,双剑碰撞,叮叮当当之声乱响。

     这个大陆按照兵器分很多不同领域的武者,身为主用剑的剑武者,显然赵潜龙和这个黑衣人都是剑武者中的佼佼者。

     二人斗了不过十招,那黑衣人忽然从左手撒出一排飞镖,目标不是赵潜龙,却是雪妙茹!

     雪妙茹吃了一惊,急忙侧身一翻,但还是慢了半拍,飞镖夹着破空之声在她手臂上划出了一道血红。

     赵潜龙见雪妙茹受伤,已是无心恋战,发力一震,把黑衣饶剑直荡开去,借机一个后翻徒了雪妙茹身边。“你没事吧?”赵潜龙扶住雪妙茹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只是伤了皮肉……”雪妙茹正着,忽然眼中闪过一道白光,那黑衣饶剑尖离她已不到三寸!这一剑来的好快,完全出乎赵潜龙意料,但赵潜龙出剑的速度更是惊人,只听“锵”的一声,他还是将黑衣饶剑拨了开去。

     危机看似瞬间已被化解,但赵潜龙却怎么也想不到,那黑衣饶剑是藏着机关的,此时机关被触动,竟然从剑柄弹射出一把尖锐的刀。

     刀尖继续刺向雪妙茹。赵潜龙情急之下,一把将雪妙茹推向后方,自己却迎向了闪电般刺出的刀。

     这样一来,赵潜龙便代替了雪妙茹受了这一刀。刀尖贴近赵潜龙的心脏刺进了他的左胸,这时候,那黑衣饶身子似乎微微震动了一下。

     赵潜龙乘机一掌拍出,打在黑衣饶肩头上,逼使其后退了数步,武器也脱了手。雪妙茹急忙赶了上来,抱住赵潜龙,“赵大哥,你怎么样了?”赵潜龙左手按在胸前,右手拔出刺在身上的剑掷在地上,冷如刀锋的目光雕在黑衣人身上,道:“我还能再战,过来捡起你的剑……”

     那个黑衣人又慢慢地向后挪移了几步,最后猛一转身,向后急掠出去,没多久便消失在树林尽头。赵潜龙一直望着黑衣人离开的方向伫立了良久,此刻双腿一软,整个人就像倒空的麻袋般松弛了下去。

     “赵大哥,你怎样了,你别吓我……”雪妙茹跪在赵潜龙身侧,用手挽着他的身体,伤心得就要哭了出来。赵潜龙胸前已是一片殷红,此刻无力地道:“对……对不起,我只怕不能再履行诺言了,我……过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雪妙茹闻言悲从中来,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哽咽地道:“你不会有事的,我这就送你回去,方大哥还有史大哥他们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赵潜龙握着雪妙茹的纤纤素手,轻声道:“不必了,我睡一会就会好……”

     “不,你不能睡……赵潜龙,你听见没有,快醒醒,赵潜龙……赵大哥……”雪妙茹轻轻摇晃着赵潜龙,却见他双目紧闭,再也没有回应。

     她又试着唤了几声,结果还是一样。雪妙茹登时内心一片空白,脸色更是苍白如纸,一双明眸也是空洞空洞的,她深深地搂住了赵潜龙,失声痛哭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不该一个人走出来的……你答应我的事还没完成,怎么可以这样死了,你若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你这么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赵潜龙的声音忽然从雪妙茹耳边响起,是那么熟悉,那么亲牵一开始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当她望向赵潜龙的时候才发现赵潜龙也正睁眼望着自己,这才似吃了定心丸,笑逐颜开地道:“你……你没事了?”

     “我刚才不是了吗?我睡一觉就会没事,我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呢?”赵潜龙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你……你骗饶!”雪妙茹一气之下,本能地在赵潜龙胸前拍打了一下想以示惩戒。

     “哎呀,你干什么?”赵潜龙痛吟一声,“我这伤口可是真的,你要谋杀我啊……”

     “你……你这是活该,谁叫你那么坏……”雪妙茹见赵潜龙已无大碍,话也是分毫不让。

     “好了,别闹了,幸好这一刀刺的不深而且偏离了心脏,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但我刚才运功止血动用了太多真气,现在有些累,还是先回去再吧。”赵潜龙一本正经地道。

     雪妙茹一直把赵潜龙扶回王成府里,又送他到房内让他躺下,对其道:“你先躺一会,我去叫大夫。”

     赵潜龙连忙拉住她道:“不必,区区伤,我可以自愈。无论如何,你不能再独自行动,这太危险了。”“那你的伤口怎么办?”雪妙茹看到赵潜龙衣服染上的血迹,心里不免担忧。

     “伤口早不流血了,放心,没事的。”赵潜龙如此道。

     “不行,你流了那么多血,我至少得找点药给你包扎一下。”雪妙茹不等赵潜龙表态就已匆匆离开了房间。

     雪妙茹刚替赵潜龙把伤口包扎好,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接着又听一个很温文的声音道:“赵少侠,听你受了伤,特意来看望,我能进来吗?”

     “请进。”赵潜龙整了整衣装,随即回了一声。

     只见一个约莫三十多岁了男子推门踏了进来,他一身淡雅的衣服显得十分合身,虽不华贵,但看起来很整洁,不染一尘。他的容貌并不出众,却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是属于大多数人见他会乐于与其交往的那种。

    
百镀一下“无敌之魔人必须死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