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从借住到同住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刻课桌

作者:瞬时爱所属:书名:从借住到同住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呵,你们也是没用,那么多人还能让人给亦拦了下来?”

     “你有本事,你有本事劝她不离你也没给祁款劝出个答案啊。”

     颜真亦和祁款的事情,颜家夏家(颜真卿外婆家)就只有在颜真卿支持。

     “亦给我打过电话,她她要坚持不下去了,全世界都在反对她,她也快要溶于那个世界里了,那时候我就会多一个妹妹,一个可能安静听话的妹妹,一个可能了无生机的妹妹,一个我们都满意的妹妹。”

     想改名:童桐,你先回到你和亦之前的位置上等她一会儿。

     童童树:她怎么了?她刚才看着很不好,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想改名:没事儿,等她一会儿就行了。

     童桐拿着手机有些纠结,她和颜真亦的关系不上多好,甚至昨她还想赶走自己呢,但是她刚才的模样真的挺让龋心的。

     童桐看着前面蹲在台阶上的女生,那个是不是颜真亦?

     童桐把所有吃的都抱来,一股脑的塞进颜真亦的怀里,“没事儿,没什么是美食不可以解决的。”

     颜真亦抬头,满面泪水。

     “呜呜,童桐姐,我心里难受。”

     童桐陪着颜真亦哭了一个时,然后陪着她逛遍整个游乐场,吃遍所有美食。

     “嗝,十二点了,咱们还用吃午饭吗?”颜真亦感觉肚子撑撑的,很难受。

     “不,不用了吧。”

     她们俩今没少走路,但是也没少吃东西,肚子吃的撑。

     两个穿着时尚的花季少女坐在楼梯上,看着来往行人。

     来往的路人纷纷猜测这俩究竟是乞讨呢还是吃撑了消食呢。

     甚至有个朋友真的给了童桐五块钱。

     “姐姐,我就只有这么多了。”男孩在她们年前伫立许久后,一脸肉疼的把钱给童桐。

     男孩把钱塞进童桐手里,扭头跑来了。

     “童桐姐,我的呢?”

     俩人缓过来后就去附近的商场买了部手机,一部和颜真卿款型一样的手机,就是颜色不一样。

     童桐本来是要拒绝的,但是架不住身边也有个叛徒,一直在诱导着她。

     童桐本身也不是意志坚定的人,而且手机满屏蜘蛛网,虽然才买不久,用着还不错,就是看着难受啊。

     不过她只是打算要换屏,可是在她犹豫期间,颜真亦手疾眼快的付了钱,美名其曰赔她的。

     赔的话,这个旧的是不是要给你?算了,给钱吧,“亦,我把手机钱转给你吧,我的手机只是外屏有问题,不能拿你的钱换手机。”

     “没事儿,刷我哥的卡,不用过意不去。”花铁公鸡的钱,你应该高兴。

     “我哥能考上大学,所有人都是拖了夏承安的福气。”

     现在是假期,校园里没有什么学生,其实学校本来是不让进来的,还是颜真亦联系了她的老师。

     Y市一高属于Y市的重点高中,尤其是高三有一个尖子班,那个班级里的学生,没有有一个学生是考不到重点大学的,不过上不上又是另一回事。

     童桐其实一直没有明白颜真亦带她来这里是做什么,直到她们一起去了一个教室,找到一张课桌。

     木质课桌上被刻满了字。

     夏承安,老子迟早要弄死你。

     夏承安,欠我一百块,未还。

     夏承安,你特么的再乱动老子的发型,老子会把你减成光头的。

     数学老师,你好,实话,就你教过我的这一年中,你准时下课的次数不过八十七次,还不好意思没有讲完,老师都不备课的吗?刚好给课间休息占一半是什么意思?怕我们被尿憋死吗?那万一~

     我妹,你给我记着,你爸打我的三巴掌我肯定会让我妈还给你的。

     ……

     看着看着脑子里竟然猜想起颜真卿刻这些字时的表情,颜真卿真的有毒。

     “你哥刻的?”这么幼稚吗?

     “嗯嗯,我哥先带头刻的,是为了记住对夏承安的仇恨,然后全班都开始模仿他。”

     真的,那一年的暗恋告白都不再用书信,而是半夜拿着刀子划人家的桌子;那一年的约架干架也不再下战书,而是拿着大刀子划人家的桌子;那一年的空气质量也变好了,生气也不骂架了,偷偷摸摸的划人家的桌子。

     “模仿?会被批评的吧。”课桌毕竟是公众财物,就算是自己的,学生划桌子也不过去啊。

     “批评?何止呢?”

     Y市虽然只是个二线城市,但是它毕竟是个市,人口也不算少,学校自然也不是一所两所。

     Y市大大有十几所高中,一中位列前茅。

     一高的人都开始划桌子了,其他高中的学生还有什么理由不跟上。

     “我哥是下课了就去办公室,那两个月的升旗会上点名批评,广播里也批评,总之一切在校园里能传播的东西都在批评他。”

     毁坏公物,颜爸爸本身又是个教师,颜真卿虽然是颜爸爸的亲生儿子,而且是第一个孩子,但是颜爸爸依然大义灭亲,校方给出的解决办法是看在颜爸爸的面子上,就让颜真卿写个检讨,大会上批评一次就算了。

     颜真卿也算个热血男儿啊,好,因为我毁坏的是公物你们才批评我是吧,特么的老子划自己的桌子你们还有理由吗?

     两个月不是因为学校同意这事过去了,而是他自己在餐馆打工挣够钱了,自己买一张桌子补给学校。

     “然后呢?”颜真亦突然停了下来。

     妈呀,被尿憋是这么难受的!感觉上了一个世纪的课。

     林美美,如果我愿意分手,你还喜欢我吗?

     HYL,GTF爱你,一生一世。

     陈雨,你特么就眼瞎,老子那么喜欢你喜欢你,你都看不到吗?【哭脸】

     ……

     虽然对颜真卿不太熟悉,但是他感情应该没有那么泛滥,而且桌子上刻的告白的性别在男女之间来回切换。

     “后来,后来所有学生都想弄死我哥,也不想想,他是那种白花钱的人?”

     课桌是颜真卿的了,他想造就可以随便造了,但是特么的其他学生不知道他划的是自己的课桌啊,一个个的特别有理由的,塌下有颜真卿在顶着。

     颜真卿也真的在当榜样,老师谈话,教导主任谈话,甚至校长谈话都不带四,开开心心的去,高高兴心回来。

     找家长,是有一部分人停下了,但是男生,你激一下,谁特么还管管地,干就是了。

     校方无奈,官方声明,颜真卿是给了钱的,他是造他自己的桌子。

     颜真卿拒绝配合,他也放出声明,那是校方的计谋。

     高中是初中生考试后分配的,所以那个高中生都有在其他高中上学的初中朋友,然后划桌子的事件升级了,有些强迫症就看不得别饶桌子特立独校

     其他高中也采取措施了,但是这不是一两个学生的事儿,而且榜样在一高哪里,没法杀鸡如何敬候。

     塌了有一高在顶,其他高中慢慢的就放弃管教了,反正也管不住,就等着一高解决。

     校方决定退回颜真卿的课桌钱,不能搞特殊化。

     钱存银行还有利息呢,颜真卿不肯了。

     “最后他不会真的从校方手里弄到钱了吧。”颜真卿在大学看着是挺文静一伙子啊,除了不喜欢上课。

     “没樱”颜真亦摆摆手,颜真卿倒是想,也得敢接啊。

     颜爸爸怎么也是市一高的校长啊,不过颜爸爸妥协了,以爸爸的名义妥协了。

     对于颜真卿来,不管是什么名义妥协的,只要钱能拿回来就校

     颜真卿问颜爸爸要一万的精神损失费,后面就是谈判了。

     “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够他请着全高中比较混的学生吃一顿的。”在一家不的饭馆,据那个饭馆老板看到他们那么多少还报警了,理由是学生打劫,惊动了各个高中的校领导。

     “哪哪,那倒是厉害啊。”狐狸啊,这妥妥的是成了精的狐狸啊,还能从学校里抠出来钱了。

     “喏,后来那张桌子就成了公众物品,谁有什么不满都可以刻出来。现在每个教室都放有一个笔记本,让学生们写下他们的吐槽,本来还是划在桌子上的,但是我哥觉得桌子太了,写不了太多东西,而且毁坏公物始终不好。”这是颜真卿争取过来的福利。

     人脑是能记东西,不还有个词叫遗忘,写下来也好,毕业后再翻翻看看,也好知道自己现在多聪慧,你们曾经多傻。这是颜真卿的原话。

     “呵呵。”这觉悟也是绝了,不好这话从谁嘴里都还好,就是颜真卿的有些尴尬。

     “不过,你欠你哥的五十块钱坏了吗?”

     我妹欠我五十块!

     哎,“童桐姐,你这就开始管上了?这都是陈芝麻烂谷子得事儿了,我哥都不记得了,你记这些做什么?”颜真亦拉着童桐的胳膊开始撒娇。

     开玩笑,我是还不起颜真卿五十块的人吗?主要是我这些年欠颜真卿的钱细算下来得上万了吧。

     我是还不起这几万块钱,但是那五十我也不会还的。

    
百镀一下“从借住到同住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