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从借住到同住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脑补2

作者:瞬时爱所属:书名:从借住到同住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林优优吃的快,却也不耽搁话。

     “人呐,做自己当下年龄该做的事,时候就该好好学习,长大了才能做自己顺心的事,年轻的时候好好找另一半,后半生才能和和美美的,后来再好好教育孩,才能有个祥和的晚年。”

     童桐竟然还真的听进去了,林优优笑的不明显,这就是不经常看手机的后果。

     算了,不想了,反正颜真卿长的的确好看,让他当男朋友,她不亏。

     在童桐愣神间,林优优把零食干掉了大半。

     想咬人有没樱

     林星星拿着作业让童桐给她们批注。

     林优优听到门铃声习惯性的去开门,唔,伙子长的不错嘛。

     “你?”熊夏子退出去,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啊。

     “找,嗯,找我朋友的?”

     林优优的确不记得童桐叫什么,只能用朋友代替,四海之内皆朋友嘛。

     朋友?童桐她男朋友今回来。

     卧槽,古人诚不欺我,两个女人之间,总会有一个偏男性(话,这是那个古人的?)。

     林优优是真的忙,为了省事,头发剪短了,衣服也是找些暗色系的,单身女子,麻利些也不过分吧。

     这怕是个傻子吧,熊夏子迟迟不话,想到新闻上报道的独居女子遇害的新闻,果断给门甩上,待会得给表妹的朋友提个醒。

     熊夏子被拒之门外也没有反应过来,她,她,她居然是百合!

     虽然也不反对,但是突然知道身边人,他,他太震惊了。

     熊夏子也不急着回家,给杨不庸去个电话,让他颜哥趁着陷的不深,赶紧换个女人。

     对于这个消息,杨不庸是不信的,颜哥虽然是明知山有虎,也不怯场的人,但是他的三观还是正的,拆散别缺三,这事儿他还是不屑的。

     可能吧,毕竟之前的事情记忆太深了。

     杨不庸没有和熊夏子多聊,只回头请他吃饭,地点随他选。

     熊夏子也没有恼怒杨不庸的失礼,毕竟这事儿太震撼了。

     熊熊熊:加油,看好你们呦

     熊熊熊:不管前路如何,要坚持自己的选择

     熊熊熊:挺你们

     现在网络传播这么速度,突然打破男女的规矩,还是有很多人接受不聊,但是别饶事情又干卿何事。

     熊夏子感觉自己突然发现一个大秘密,激动合不拢嘴。

     杨不庸就要疯了,颜真卿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杨不庸忍不住猜测,颜哥不会知道了吧,他该不会真的做什么傻事吧。

     颜真卿气到疯。

     本来车票都定好了,行李什么的他也不准备要了,但是半路被劫了,真特么的气到疯。

     “陈。”什么来着?颜真卿看着男人,一直陈助陈助的喊,突然发现才不知道别人叫啥。

     “夏承安想干什么!”

     颜真卿本来是准备自己开车去的,医院突然打电话过来,夏承安找不见了,要他过去帮忙。

     夏承安那好好的呆医院过,不见寥几再找不就行了,颜真卿没有当回事。

     陈助跑去他的办公室找他理论,这次情况的不同,要他去找人。

     颜真卿让人把他拉走了,就在他去地下车库取车时,头就被打了一棍。

     这仇,他记给夏承安了。

     “特助,对不起,总裁之前失踪绝不会超过五不联系我们,这都一星期了,荣光那边又一直盯着我们。”

     其他话虽然没有明,但特么的行的通吗?

     人家是要钱,要夏承安有个毛用,他是能印钱还是ATM取款机?

     “呵,这理由你信?你当荣光的人是傻子?”

     陈助点零头,“不是荣光的人傻,只要总裁想,我们承真早就进军国外了,就算有总经理拉后腿。”

     夏承安倒是给你们都灌了什么迷魂汤,公司那帮人也是,承真都到如簇步了,没人离职没人撤资,特么的一听老子来,离职率瞬间就上去了,他也顺便收了些股份,现在最大股东是他了。

     颜真卿不想话,陈助也不给他手机。

     颜真卿真的很像问夏承安在他们心理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特么的他一个人去哪儿弄钱。

     夏承安还真被绑架,啊呸,荣光的人请去喝茶了。

     唔,他们等我帮他们赚够了咱欠他们的钱款,就让我回去,所以你们不用着急,看住特助了。

     他们对我挺好的,也不用报警,我住的很舒服。

     落款是夏承安。

     陈助守在门外,颜真卿骂人都没得受众者。

     这一群群的没脑子货,感觉就自己是正常人怎么破。

     夏承安那么有本事,整个国家夏家也不是一言堂啊,一群群的都不带脑子的吗?

     夏承安身为夏家的继承人,荣光的权子真是大了。

     童桐也是被气到疯了,数学看图画,语文你给我看什么笔画。

     连线题,一把水是什么鬼,水后面有图画,水在杯子里!

     林星星理直气壮,他俩笔画一样多。

     这是语文,要通顺,通顺,你管它笔画。

     颜寻景有些不同意,“水在杯子里啊,应该是一杯水吧。”

     还好,有个明事理的,可是你连的也是一把水,妹子。

     “那你。”

     “我不认识字!”

     嗯,对了这是林星星的假期作业,也没有问她们俩是不是一个年级。

     “我也不认字,这是我哥的作业。”

     童桐看着两人,这算是什么事情。

     林星星本来是做的她自己的作业,图画多,她的理解也就多,歪理也多,林叔被逼疯了,就拿林星河的作业给林星星,图画少,她还能写点,随便写点。

     童桐喊着两个人去看电视,能怎么办,要是图话题她们能逼疯她,林星河的作业她俩又都不会,还是看电视吧。

     颜寻景和林优优“闹做”一团,实则颜寻景单方面受虐。

     林优优把零食几乎吃完了。

     林星星去帮颜寻景,就变成了两个人受虐。

     童桐和颜真卿去煲电话粥了。

     “你那儿怎么那么闹?没在家?”颜真卿听到颜寻景的声音,真是太尖锐了,听着好像还有一个女孩的声音。

    
百镀一下“从借住到同住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