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从借住到同住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二头身

作者:瞬时爱所属:书名:从借住到同住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颜真卿,在家吗?”

     颜真卿的衣服正好,但是颜真卿的胸膛宽阔啊,颜寻景手一掀,踩着颜真卿的腿就窜到他衣服里了。

     颜真卿的衣领是圆领,不大只是刚好到锁骨下面五厘米,颜寻景在颜真卿怀里使劲儿的拱,她要出来。

     “别乱动。”颜真卿准确的拍到颜寻景的屁股,“爸爸带你去穿衣服。”

     “我能进去吗?”

     “颜真卿,谁来了?”童桐被进去二字吓到了,进哪儿?她现在可是躺在床上呢。

     “没谁,我待会儿去看看,没事儿。”

     颜寻景的头拱不出来,就使劲儿拱,两手抓着他的肉使劲。

     颜真卿就想问问,他今是否不宜见女人?一个莫名其妙的给了他一个胳膊肘,一个投怀送抱的要掐死他。

     “松手,很疼,知不知道?”

     颜真卿只好自己把衣领子撕开,让颜寻景头露出来,张博良都自己进来了,估计是有事儿,“乖乖站好,不许乱动。”

     这个村子里的人可不知道礼貌,颜真卿也是真怕张博良会自觉的进来,抱着颜寻景就出去了。

     “好。”颜寻景费力的转身,最终也没有看到颜真卿的脸色,算了,放弃了,“爸爸,冲鸭!”

     张博良被突然出现的二头身吓得打了一个趔趄,“哪吒?那应该是三头六臂啊,呔,大胆妖怪,你是何方孽畜,速速报上名来。”

     颜真卿头大,颜寻景开心啊,她喜欢看动画片,三头六臂哪吒,她知道。

     “妈妈,你快出来,我们演哪吒呀。”

     颜真卿兴奋的直跺脚,就是苦了颜真卿的胳膊。她踩的太兴奋了,他也不敢收回一只手按住她,一只胳膊让她踩,一只胳膊揽住她的腰,就怕她踩空了。

     “有事儿?”颜真卿不耐烦了,想给怀里兴奋的姑娘扔下去,让她在地上蹦。

     “你们这造型,嗯,很独特,是要准备表演戏法?”

     街头表演那种形式,张博良从口袋里摸了摸,两块硬币,“早看表演,我就多带点儿钱了。”

     不精彩与否,就是颜寻景也值这个钱了。

     颜寻景更兴奋了,伸手要借钱,但是她的胳膊伸不出来,就要自己出去,直掀颜真卿的短袖。

     颜真卿脸黑黑,幸亏有只手揽住颜寻景的腰,没让她掀开动,“忘记了为什么进来了?”

     颜寻景委屈的眨眼,对哦,她没有穿衣服,不能见男饶,而张博良又是个男人,所以她现在不能出去,不能接钱。

     可是为什么好难过。

     “来干什么了。”颜真卿也有了怨气,对着张博良话语气也不是很好了。

     颜寻景在线自闭。

     “哦,就是问一下你们才来,有换洗的衣服没有?”

     颜真卿才注意到张博良手里拎着一个白色的大麻袋,所以衣服是装在麻袋里吗?

     “都有谁穿的,我有衣服,我老婆和女儿没樱”

     张博良刚解开的麻袋口就这样又合上了,他带来的都是他的衣服,新的就一件,但大多数样式还新着呢,毕竟衣服原来的颜色还在。

     “明去镇里吗?我出钱,帮我们买几件衣服,我老婆和我女儿的,这张卡的密码还记得吗?我欠你多少钱自己去取,多取一万帮我们买点衣服,多的就拿回来。男士衣服也买几套。”

     村长能容忍他们在村子里活动那是因为就算他谎了,他们也是案板上的肉,在他的身份没被证实前或者没有他们的信任,是不会让他们出村子的。

     颜真卿很知趣儿,“你最好和村长一下我让你买东西的事情。”省得你也被怀疑。

     最后一句话,大家都是聪明人,颜真卿不明,张博良也懂了,所以神情才有些不虞,“你就没有单独的话要和我的?”

     你家里有警察,你真的就是个人贩头子?

     颜寻景不闹腾了,颜真卿又怕她是不是领口太,卡的难受,他挥挥手疾步回屋。

     颜真卿不知道,张博良在他院内神情不明的站了许久。

     颜真卿带着颜寻景去找童桐去了,当然也少不了一顿嘲讽。

     “这是最新流行的亲子装?不过你女儿有些不开心啊。”

     “是啊,不仅有亲子装,还有相同款式的情侣装,什么时候咱也一起穿一回。”

     童桐不明白,颜真卿放下颜寻景为什么要掀开她的被子,还拉起被子的一角往他衣服里塞。

     “看到了啊,我可没有看。”这话是对着颜寻景的。

     “那你摸了,爸爸,摸比看更严重,他谁摸我了,他会打死那些饶。”颜寻景看着颜真卿认真的,“我会告诉我爸爸的,哼。”

     摸到颜寻景,童桐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不过刚才她出去的时候颜真卿似乎是在门口,并没有进去。

     “这不能叫情侣装,应该叫流氓装。”童桐诚心建议,“你看她脱衣服做什么?”

     “不是,不是我脱的,也不是我看她脱的,这是我亲女儿,懂吗?时候我还给她换过尿片。是我没敲门就开门去了。”然后你再有三十秒也到达现场了。

     颜真卿气到爆炸,明明吃饭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都在讨伐他了,就因为他进门前没敲门?

     “衣服是我脱的,那你进门怎么不敲门呀,你就是不好。”颜寻景都不想再看颜真卿了,“而且我不用尿片。”很早之前就不用了。

     颜真卿被颜寻景又记上一笔,看过她的身体和内裤,还知道她穿尿片,不能亲近。

     “对啊,你进门之前都不知道要敲门的吗?确实不是个好人,打他。”

     颜真卿头大,童桐明明是个害羞嘴笨的姑娘,怎么突然之间换了一个性子?

     童桐打掉额头上的手,“干什么,做错事了还不许几句?”

     颜真卿不信的凑上来,两张脸之间不过一厘米的距离,他顺着童桐的视线看自己,“喜欢吗?”

     童桐把颜寻景裹着被子送给颜真卿,脸红着跑了出去,“我去洗澡了。”

     颜真卿的衣服都能再伸出来一个头,可想而知领口是有多大,他弯腰时衣服内的光景一览无余。

    
百镀一下“从借住到同住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