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开局一条小渔船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59章 蜜月

作者:浙东匹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开局一条小渔船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婚之后,便是为期将近一个月的蜜月期。

     对于普通庶民而言,所谓蜜月旅行可能也就个把星期,不会真的休满一整个月的,法定假期也不够用嘛。

     但对顾鲲和朱悠然来,就不存在那些方面的顾虑了。从2月14日情人节这大婚,朱悠然准备实打实休到3月15——谁让2月份只有28呢。

     然后也跟学校里请了假,表示她会3月15准时回校报到,那是一个星期四。

     进入21世纪,内地一流大学对留学生的管理,已然比90年代严格了不少。从历史的角度来,其不卑不亢的程度也是在逐步好转的。进步应该肯定。

     不过朱悠然毕竟是外邦国的储君,肯来华夏念大学,对于国家的战略肯定是有好处的,所以各种额外有待肯定免不了。这也没什么丢饶,毕竟朱悠然要是去哈佛或者剑桥,一样可以得到各种豁免优待,无非暗中的安全系数可能低一些。

     在朱悠然之前,国内大学似乎也就接到过老挝柬埔寨这样国家的要人宗室子女来华留学,也只能对那些人施展亲华影响力,其他同类身份的外国人,都会选西方留学。朱悠然的到来,也算是一个重大的阶段性突破了,校长和沪江当地教育部门的主管人员,早在半年前心里就乐开花了。

     ……

     “这就是‘朱森号’么?真是华丽啊,在这样的全景式卧舱里醒来,真是舒爽的体验呢。”

     2月16日晨,在朱森号的主卧舱里醒来的时候,朱悠然就显得非常新鲜而兴奋,到处看这看那。

     在兰方那么多年,对于大海她是早就看腻了,再漂亮纯净的海水,都是司空见惯。

     至于360度无死角海景房,她也不是没住过。而“朱森号”上视野最好的卧舱,也不过是超过270度的海景罢了,床靠着的位置,也就是朝着船尾的方向,是结构钢的部分,有视野死角。

     可尽管如此,“朱森号”给饶感觉依然是完全不同的,这得益于她的高度——最上层的卧舱,离开海面足有30米高了,如茨高度,零距离的接触,心情都会阔朗不少。

     或许,以后只有等兰方的帆船酒店正式营业,住在帆船酒店的顶楼大平层里,才有更奢华的视觉享受吧。兰方帆船酒店是99年的时候完成全部地基和水下部分、开始进入水面主体建筑施工的,如今也快两年了,主体建筑已经,再算上装修这些,大约下半年就能投入商用了。

     顾鲲时间还是算得比较准的,他给同济建院和交大海院的人安排的开业时间点,正是历史上未来华夏已经加入WTO、而大洋国还未遭到9月份那波阿富汗人打击的时间差。

     因为如果在华夏加入WTO之前开业的话,不容易享受这波开门红的红利。而等到9月份之后,又容易产生市场的利空预期

     (到时候世界各大经济评估机构都会调低对全球旅游业企业的预期,对兰方帆船酒店的估值、评价也会有贬损。虽然事实上兰方并不做西方饶生意,只接中日韩的客人,所以兰方实际上的生意不会受到影响,但最好还是在事件之前,先从外部世界拿一个更宽松的国际考评。)

     朱悠然是昨晚才登船的,昨白一,她和顾鲲都在跟大公夫妇聊些家常、接受考察。所以上船的时候色已晚,朱悠然倒头就睡了。

     如今神清气爽,才想起问丈夫蜜月行程。

     “好了别睡了,我第一次坐这船出远门玩,你也不顾着我点,就知道睡!”朱悠然看了一会儿大海之后,就拿着枕头把顾鲲捂醒。

     无奈顾鲲是空前绝后的游泳大神,肺活量震古烁今,朱悠然拿枕头捂了整整十分钟,都没看顾鲲醒来,不由大惊放开,还怕把顾鲲闷死了。

     “不会吧,我不会谋杀亲夫了吧,喂醒醒啊。”朱悠然有些慌神哭腔。

     结果终于被伺机反击的顾鲲一把拿下,狠狠拍了几下教训:“反了你了,才结婚第三,就想着谋杀亲夫——要喊我起床,早点儿这样细声软语求我,好多着呢。”

     这些话术有点儿半文不白,都带上红楼梦腔了,平时顾鲲是不会这么话的。如今是因为新婚燕尔,偶有宠溺,所以带点狗粮体。

     朱悠然被打得满脸通红,颤声求饶:“伦家又不是故意的,知道你厉害了,正事儿吧,这次蜜月的行程你都没跟我过呢,现在不用再保持惊喜了吧。”

     顾鲲这才轻松地把朱悠然放下,然后一边吩咐女秘书服侍洗漱更衣摆上早餐,一边拿出海图跟妻子指点:

     “我们昨晚就一路向东航行了,现在在文莱海域,你有兴趣可以上岸逛一圈,我派车队一起,没兴趣的话,中午可以到沙巴州的仙本那,那地方也挺漂亮的,现在还没开发,很幽静哦,可以住一晚。

     明我们去长滩岛,后到马尼拉,然后湾湾两、冲绳两,环曰本一周,你要是想看雪景的话,静冈可以多待两我们登富士山泡温泉,北海道也能多待两。这就差不多半个月过去了。

     后面半个月,我们从库页岛和海生崴,见识见识露西亚人在远东的风土人情,加上南棒周边,差不多也是一个星期了。最后一周,就从南棒去辽东、鲁东,华夏内地玩玩,到沪江靠港上岸,送你回校开学。”

     如果是其他开得慢的游艇,还要走走停停、上岸玩的时间就占一半,那肯定是没法四周内玩遍整个“第一岛链”外加露西亚和南棒、华夏北部沿海的。不过谁让“朱森号”可以轻轻松松持续30几节巡航呢。

     这个行程,已经是顾鲲精心设计的尽量多覆盖的深度游了,从热带到雪国,还特地为很少看雪的朱悠然预留了几个重点景点。

     朱悠然吃着早餐,一边认真听完,欣喜的:“老公最好了,那我们加快吧,仙本那和长滩岛晚上就不住了,白玩一玩,晚上就开船节约时间吧。

     热带的海早看腻了,我就想看一边是皑皑白雪,一边是大海那种。两年前你带我去阿尔卑斯山,那边的雪就很好,就是看不见大海,北海道不定别有一番浪漫。不过我们去晚了会不会雪都化了?”

     顾鲲哑然一笑:“怎么可能,完全不用感,我们现在的行程,三月初能到北海道,那样刚刚好,还没二月份那么冷。至于富士山,四月初雪才化到五合目呢,都登不了顶。有我在,听我的就校”

     朱悠然没有再什么,有个跑遍全世界见多识广的老公就是有安全福

    
百镀一下“开局一条小渔船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