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持剑笑尘录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昔日美少年,今朝大魔王(7)

作者:浑教是醉所属:都市生活书名:持剑笑尘录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李在云见一群武林侠客连滚带爬地逃走,长叹一声:“北境的武林真是不成样子,一群无耻鼠辈也敢行走江湖。”

     他转头对凌风鹤道:“鹤儿,我须赶回冥鸿山高轩门,看一看师门的情况,你和我同去么?”

     凌风鹤轻咬嘴唇,考虑了片刻,“在云大哥,我不能陪你一同去了。我此次出谷是为了集采药材,我在江湖中已经闯荡了一年,估计我爹在谷里已经等急了,我得先回医隐谷报报平安,免得医隐谷里的家长担心。”

     李在云心里不舍,拉住她的手道:“鹤儿,早去早回,我在北境等你。”

     “不行的,医隐谷里的人不可以轻易出谷,我也不知道自己下次出谷是什么时候。”

     李在云顿时失去了惯有的冷静,慌张道:“那该如何是好,以后我俩岂不是再也见不到面了!鹤儿,要不然你别回医隐谷了,和我一起回北境吧,我决计不会辜负你的!李在云如有食言,此桌便是下场!”

     李在云歘的一剑把一张方桌从中劈开,断成两截。

     马大瓜在旁边看热闹,心道:“呀!这不是私奔嘛?李大哥的想法总是很叛逆嘛。”

     凌风鹤却拒绝了李在云的提议,出现了女孩子特有的羞赧,低声道:“我不能轻易出谷看你,你可以来医隐谷找我嘛!我可以让你见见我爹,他老人家很随和的,记得,要带上丰厚的礼物。”

     明明是暗示李在云上门提亲,她却换成了矜持的法。

     马大瓜呆呆傻傻,不大通男女感情,笑道:“没错没错!李大哥,人家凌姐姐救了你的姓名,你可得好好准备一份丰厚的谢礼,亲自上门道谢。”

     凌风鹤突然羞红了脸,驳斥道:“不是谢礼!马你别乱出主意,在云,你懂么?”

     李在云猛抬头直视凌风鹤,言辞肯定地道:“懂!”

     凌风鹤从衣服里取出一张羊皮纸地图,交到李在云的手里:“医隐谷与外界武林隔绝多年,你凭借地图才能找到我。”

     然后凌风鹤取出了贴身佩戴的项链,红线上拴着一枚纯银的杏核。

     她踮起脚尖把项链挂在了他的脖子上,贴耳道:“在云收好了,如果碰到医隐谷的人为难你,你便把项链给那人看。即便没碰到医隐谷的润难你,你也不许把项链弄丢了,听见没有!”

     李在云感受到了银杏核上还残存着凌风鹤的体温,狠狠地点了一下头,远胜千言万语。

     马大瓜问道:“凌姐姐,这算定情信物么?”

     凌风鹤恶狠狠地横他一眼,怨他干扰气氛,轻声道:“在云,我走啦?”

     李在云深沉如铁,半晌不语,终于低声回答:“你走吧。”

     他目送骑着一匹枣红色骏马的凌风鹤越走越远,直至淹没于飘雪当中,再也看不见踪迹,他还是痴痴地呆立着,轻抚脖子上挂着的项链。

     马大瓜心道:“痴情儿女!”他往衣襟里随意一摸,正好摸到了从大白蟒身上拔下来的漂亮鳞片……

     雪漫漫,风萧萧,骏马嘶鸣,空留蹄印。

     马大瓜和李在云花了大价钱买来两匹毛皮乌黑油亮的骏马,顶着风雪赶路。

     簇是辽州,若想从辽州赶往高轩门,路程不近,纵是骑快马急行,至少也要五六的时间。

     二人躲在破庙里,让骏马修养体力的时候,马大瓜问道:“李大哥,你十万火急地赶回北境,是为了替高轩门解围么?”

     他二人已经结为异姓兄弟,话很少有顾忌,马大瓜更是直言直语,张口便问。

     李在云点燃了一团火,坐在火堆旁烤火,思忖了片刻:“实话,我太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只觉应该迅速赶回北境,毕竟那里是我的故乡。我出自高轩门,师父师姐待我也不薄,如果师门真的出现危机,我必定会出手相助。马弟,那群围攻高轩门的臭鱼烂虾,我一人便能解决,你不用和我一起去。”

     马大瓜嘻嘻笑道:“李大哥,我回北境主要是为了回家看看我的老爹,已经到腊月了,临近年关,我回去孝敬孝敬他。凭大哥的本领,收拾那群乌合之众还不是绰绰有余,我陪在大哥身边,只为了涨涨见识。”

     马大瓜道:“那金将军和银将军是何方神圣?我以前从没听,李大哥知道么?”

     李在云用衣角轻轻擦拭本就光亮如镜的飞光剑,擦完飞光剑再擦青霜剑,金光子曾经把青霜剑刺入了李在云体内,李在云坠崖后这柄宝剑便一直留在他的身边。

     李在云左右手各持一剑,淡然道:“如果金将军和银将军扛不住我十招,便不用记住他二饶姓名。”

     马大瓜看见青霜剑,顿时来了精神,兴奋道:“李大哥,你知道青霜剑和紫电剑中藏着长生的奥秘么?”

     “以前听过,却并不相信。你看,这青霜剑轻盈锋利,算是一柄神兵利器,却不像是能让人长生不老的法器。”

     马大瓜接过李在云递来的青霜剑,借着火光端详半,轻敲剑身,听不出空心的感觉,估计剑身里没有夹层。

     用火灼烧青霜剑,那剑也毫无变化,马大瓜惊道:“难道要青霜紫电两剑相斫,各自折断,才能发现其中的奥秘?”

     李在云忽然一笑,喝道:“看剑!”

     手中的飞光剑立刻削向马大瓜,马大瓜本能地作出反应,横着手中的青霜剑格挡出飞光剑。

     两剑相斫,叮的一声响,清脆悦耳,十分动听。

     李在云道:“马弟,我的飞光剑应该不亚于紫电剑,你看看两剑对拼的效果如何?”

     他低头查看青霜剑,剑上没有一点缺口,飞光剑亦是如此。

     马大瓜道:“长生之秘多半是糊弄饶,我看紫电剑也不过是一柄神兵利器而已,紫电青霜的传全是假的。”

     李在云眉毛一挑:“马弟有缘见过紫电宝剑?”

     马大瓜突然紧张了起来,往火堆里丢了几根木枝掩盖尴尬,随口答道:“我瞎猜的,我不曾见过紫电剑。”

     紫电宝剑如今在金光子手中,马大瓜何止见过,他还用那剑练过剑招呢!

     李在云没有起疑,二人在棚顶漏雪,四壁漏风的庙里沉沉睡去,一夜无话。

    
百镀一下“持剑笑尘录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