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乱世太帝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26章 假传国书

作者:沉闷的大蟹所属:网游动漫书名:乱世太帝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回到王府不久,几个亲信将军桃豹、夔赞等也来到了。

     “桃豹,你最近和太子很热火呀!”石虎冷笑道。

     “太尉,冤枉,末将与太子从未有交往,所以根本不知道为何皇上让我辅助太子做前锋!”

     夔赞道:“太尉,桃将军与我饮酒玩女人,似乎没有时间去找太子献媚呀......”

     “夔兄......”桃豹脸红。

     “哈哈哈,”石虎放心了,“桃将军,到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末将明白,他让我往东,我就往西,他正确的决定我不去执行,他错误的决定我让人去做,总之不能让他有成绩,最好是名声败坏。”

     “嗯......要让这子知道军中是我的地盘,不是那么好混的!”

     将军们走了之后,李农和张举来到石虎书房。

     张举道:“太尉,依目前的形势来看,皇上越来越注重对太子的培养,此次北征的安排,显然是皇帝在给太子挣军功!”

     李农道:“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可是这又能怎么样,桃将军是我们的人,他不会让太子得逞,不过皇上有意调开太尉,明他对太尉起了防备之心,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的事!”

     石虎道:“以前的太子就是个文弱不理世事的书生,现在变得好争功名起来,都是那个该死的徐谦啊,整不知道在他面前撺掇什么!”

     李农道:“依属下意见,不如找个人做了他!”

     张举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他再怎么上蹿下跳,皇帝若是不动心根本一点儿用都没有,问题是现在皇帝已经改变了心思,先是大单于,又是前锋大将军,以后还不知道会怎样!”

     石虎道:“李农,带几个人埋伏在徐谦经常出入的道路旁,他武艺再强,也挡不住暗箭!”

     停了一会儿,他又道:“皇帝这个老不死的,上次怎么没有病死,他早该退位让贤,这样,派个人假装使者前往慕容鲜卑邀约夹击段氏,此人要假装自己行动不慎被抓住,然后透露皇帝的部署,皇帝出征前肯定会去般若寺请佛图澄做法祈福,这点也要让段氏知道。”

     张举道:“太尉的意思是段氏会派刺客来刺杀皇帝?”

     “皇帝害怕鲜卑人,鲜卑人又何尝不害怕皇帝,若是可以直接杀掉他那么这次的大军进攻肯定会取消,若我是段疾陆眷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即使他们不派人来,部署透露,皇帝这次打败仗的几率很大,到时威望会折损,太子更是别想占一点便宜!”

     “太尉老谋深算,属下佩服,不过,”张举道,“段氏鲜卑中也有不少汉人谋士,他们难道不会怀疑这里面有诈?”

     “这点本王也想到了,幸而本王在宫里还有些人脉,到时候把玉玺往上面一盖,就由不得他们不信!”

     玉玺指的是传国玉玺,就是蔺相如完璧归赵中的和氏璧,石勒灭掉西晋,得到了它。

     用玉玺盖得印,会随着气的变化呈现明暗交替,所以下只此一颗,无从模仿。

     张举赞道:“如此则万无一失了!”

     “但是,”李农道,“这次任务需要聪明机警之人,又凶险万分,不定深陷段氏鲜卑就会身首异处,所以派谁去合适?”

     此时,突然有人闯入了书房,带着一股浓浓的酒气,等到那人抬头一看,原来是郭殷。

     “大胆郭殷,你怎可擅闯太尉私人禁地!”李农喝道。

     郭殷手里拿着一个酒坛,又喝了一口。

     “可恶啊可恶,公主竟然出家当了比丘尼,到手得美人没了、没了……”

     李农要上去拉扯他,被石虎制止。

     “郭殷,一个女人而已,何必搞得自己英雄气短!”石虎大声斥责。

     “恨、可恨,又是那徐谦出的诡计,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郭殷自顾自话。

     “什么意思?”石虎不明白。

     “太尉,公主出家完全是徐谦导演的一幕好戏,我在般若寺有个相交颇深的朋友告诉我的,那道安和尚为了听徐谦的什么般若学,竟然答应他欺骗皇上,公主是什么观世音的大弟子荒谬!”

     “住口,”石虎大怒,“不许污蔑道安大师!”若是真如此,他岂不也被骗了,可是道安大师是佛图澄大弟子,学甄乎圆满,怎么可能为了听徐谦什么般若论做有损于声誉之事呢!

     “污蔑!”郭殷摇摇晃晃,“我这位好友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若我有半句谎话就诛地灭!”

     在石虎面前,郭殷从不谎话,可是仍然难以相信道安大师会信口开河。

     “佛家之事,大师的行为,不是我等凡人可以理解的,即使道安大师真做了,也一定有他的道理,可惜他已经去了南方,不然本王倒可以当面问问!”

     郭殷喃喃道:“我的公主、我的公主......”

     “郭殷,振作点,本王已经打算安排人除去徐谦,也算为你报仇!”

     “呵呵呵......杀了他又有何用,公主难道就能还俗?”

     张举道:“如果赵国易主,太尉当政,别一个繁昌公主,十个繁昌公主都让她对你投怀送抱!”

     郭殷看看他,觉得他是疯言疯语。

     “张大人,是你喝醉了还是我喝醉了,皇上起死回生,活得好好的呢!”

     “事在人为,眼下就有一个好机会,你听好了……”

     郭殷听完兴奋起来。

     “好,我去!凭我郭殷的机灵,定能让他们刺杀皇帝,而且我还能全身而退!”

     当晚上,张举写好了一封“国书”,石虎交给郭殷,让他以禁军校尉的身份带入皇城,找到宫中的内线,几经周折,成功地在“国书”上盖上了玉玺。

     石虎在宫中这条线已经非常成熟,可以石勒的一举一动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郭殷带着假国书,出城对他来更是菜一碟,所以很快就驶离襄国郊外。

     郭殷到达边境,找了条船渡过易水,离开北岸不久,就发现树林旁边到处分布着一些简易的帐篷,此时正是晚饭时分,望得林野间炊烟袅袅。

     他当然不可能堂而皇之地穿过部落区,于是捡了条隐秘的路,探头探脑地前进。

     他相信,越是隐秘的地方,鲜卑人防备越严。

     果然,没有前进多久,两边草丛里就娃呀咿呀蹿出几个身背弓箭手拿长矛的鲜卑人。

     若论文明程度,羯族比鲜卑进步多了,因为羯族在并州和汉人杂居,基本上已经是半农半牧,而鲜卑了几乎都以放牧和渔猎为生。

     郭殷乖乖束手就擒,然后被带到一个石屋里关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汉人模样的人过来。

     “你是什么人,闯入我们辽西国的领地做什么?”

     “我......”郭殷解下包袱,拿出几块丝绸,“我想到贵地换几匹马。”

     南边的丝绸质地柔软细腻,鲜卑人中只有酋长和大人才穿得起,的确有一些商贩不辞辛苦冒着风险来到鲜卑部落换取好马。

     风险未必是强盗,也有可能是疾病和野兽。

     对方怀疑地看了他几眼。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现在和赵国关系紧张吗,我有理由怀疑你是细作!”

     “大人明鉴,饶确只是个商人而已……”

     那人拿着火把在他脸上照照,然后朝旁边的鲜卑人叽里咕噜一番,那几人过来抓住他把他扳倒在地,脱掉鞋子,然后让那汉人检查。

     汉人看了一会儿,冷哼几声。

     “商人长期风餐露宿,脸上皮肤又黑又糙,而你长得细皮嫩肉;商人脚底一般都长着厚厚的茧,你的脚底板已磨出了血泡,之前估计一直是骑马坐轿的,你定然不是一般人,来呀,带去给大王审理!”

     郭殷暗暗称赞,汉人就是聪明,要都是这些鲜卑野人,估计他想被发现不是商人都不行呢。

     他被带入一间豪华的毛毡蓬子,上首正坐着一个白发鹰眼的老者,左边是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右边是一个脸廓方正的中年人。

     郭殷被推搡着站到中间。

     “吧,谁派你来的?”老者操着生硬的汉语。

     “大王,我真的是个商人啊!”

     “哼,狡辩,”方脸中年壤,“裴元已经猜出你的身份,来人,给我搜他身上!”

     几个士兵过来在他身上一阵乱摸,果然在怀里抽出一个信封,然后交给了方脸中年人。

     “妈的,老子又不懂方块字,你是故意让老子难看是吧!”

     他狠狠煽了士兵一个耳光,直打得对方晕头转向,吐出带着齿血的口水,手中的信封也掉到地上。

     上首老者冷冷盯着这一幕,却是视若未见,魁梧青年却过去捡起信封,同时示意那个士兵离开。

     他打开信封抽出信纸念道:“辽东王廆吾弟:近时尔族段......氏频频害我边境,荼毒生灵,怒人怨,此凶……族又常常掠夺贵族之人畜,兄将于十月一日举兵北上,希冀吾弟于同日发兵辽河,共同灭次凶顽,毕其功于一役!”

     段氏、凶族原为段贼、凶贼,他为了好听点就顺口改了。

     方脸汉子大怒。

     “这家伙是个报信的......赵国的狗皇帝口气挺大的,大王,依我之见,何必在这穷苦的边境打野,不如直接杀入赵国境内,一路攻城略地,打到襄国灭了它!”

     上首老者正是段部首领段疾陆眷,听闻此语,顿时目放神采,若是能占领中原腹地,获得足够的粮食,他的种族一定能得到迅速扩大,生存和温饱始终限制了种族的发展。

     “裴元,对于匹殚的意见你怎么看?”他看向那个汉人。

     段匹殚是方脸汉子的名字。

     裴元出身河东裴氏,乃是西晋的高门,在与石勒的最后战斗中,裴氏几乎灭族,所以他和许多其他的汉人一起逃到辽西和辽东一带投靠了鲜卑人,希望借助他们的力量复国。

     在名义上,鲜卑各部都以晋室为正统,所以裴元等能屈身事之,但是稍微理智一点的人岂不明白一旦鲜卑占据中原,他们绝不会将地盘拱手让人。

     问题的重点在于鲜卑人愿意重用汉人,并且和汉人分享政权,且如今还是名义上属于大晋。

     裴元当然希望能杀进中原,反正死得又不是他的人。

     “羯胡暴虐无道,早已是强弩之末,而且又阴险地勾结慕容部让他们偷袭我国后方,大王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一举定乾坤,先诛羯胡再灭慕容!”

     段疾陆眷听得热血沸腾,然而看向魁梧青年之时却见他一脸不屑。

     “末杯,你似乎不同意进攻赵国?”

     末杯是魁梧青年的名字。

     “大王,羯胡并非像裴元所那样不堪,据我所知,石勒治理赵国还是费了一番苦功夫,如今胡汉虽然有一些矛盾,却被他严格控制,而百姓的生活竟然比司马氏统治之时还要好些,再中原大部分汉人一直认为我们鲜卑野蛮,几十年前我们曾经进入过一次中原,沉溺了八千妇女,所以此时进攻,赵国境内胡汉会联合起来起来对付我们,我怕到时一旦陷入战争,会使我族遭受重创!”

     “这个......”段疾陆眷听着有理,犹豫起来。

     郭殷没有想到在段部居然有这么充满见识的鲜卑青年,故意激他们道:“当然,再加上慕容部抄你们后路,你们段部不定从此消失在燕山脚下!”

     段匹殚又要动手打人,裴元拦住他道:“段大人,你下手重,别打死了他,我们可以审审他,不定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狗贼!”段匹殚唾了一口。

     裴元对着郭殷阴笑。

     “这位兄弟想必也是有身份之人,家里姬妾子女定然不少,应该不想这么年纪轻轻就死在这里吧!”

     郭殷装作有些惊慌。

     “我劝你们把我安全遣返,我父亲是中军大将,届时好让我父亲饶你们一条狗命!”

     “哎呀这子口出脏话,待我撕烂他的嘴!”段匹殚咆哮。

     裴元脑子一转。

     “那你是什么职位?”

     郭殷高傲得一抬头,半真半假道:

     “禁军校尉,此次出征我会在前锋效力,你们若放了我,到时候我若是抓到了哪位我也会放了他!”

     “禁军......那么你对皇帝的日常生活定然有所了解了!”

     “是又咋样?皇帝要我给他看家!”他装出一副不知被诱导的样子。

     “你若是和我们皇帝的日常,我们就放了你!”

     郭殷知道鱼儿正在上钩,假装不信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好吧,你们这帮村野匹夫居然如此对宫闱密事这么感兴趣,我就和你们,皇帝有嫔妃无数,他最喜欢身材苗条前凸后翘......”

     “等等,这位兄弟,点别的!”

     裴元喝住。

     段疾陆眷和段匹殚倒有点感兴趣起来,可惜被裴元打断了。

     “这个男人不都喜欢听嘛……好吧,皇帝信佛,每隔一段时间或者有重大事件就去般若寺礼佛,他还好酒,不过酒是要粮食酿造的,为了节约粮食他下了限酒令,他不识字,喜欢听别人给他读历史故事......”

     郭殷讲了一大堆,裴元仔细聆听判断,渐渐心里有了想法。

     “把此人带下去!”

    
百镀一下“乱世太帝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