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重生宠爱日常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45章 曲珲前世番外

作者:婔姿珏然所属:女生小说书名:重生宠爱日常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曲珲失魂落魄的回到家,正好看到妻子美美地试着新衣,脸上还化着精致诱.人的装扮,他却是象疯了似的,一把冲上前去,将她身前化妆台上的化妆品全都一扫而下,对她怒吼:

     “你说,这一切是不是你算计的?呀?是不是你要害死我姐?”

     “嗤,曲珲,你什么时候当过那丑女是你姐了?怎么,见她马上要嫁个老男人,这才让你丢进大海的亲情复苏,觉得自己罪大恶极了?”

     妻子被曲珲的动作一惊,见他有发疯的迹象,她木着脸后对几大步,对于他的话,只是本能的反驳。

     “嫁?哈哈哈~~你别再装模作样,现在还有什么嫁?你不是合着谁,要将我姐害死吗?现在你满意了吗?我姐死了!我姐死了……你滚!你个扫把精!自你嫁进来,我家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一阵沉默,两个人似是都不能接受他话里话外的意思……

     “你凭什么怨怪我?我是受人之托给人介绍了一个老男人给你姐,可从来没有想要对她怎么样,更没有想到要让她死!”

     妻子听显听到他的话一愣,极力反驳。她可不能认这样的指责,否则等待她的可不是什么好下场!

     这,好好的相个亲,怎么会死人?!年劝的小媳妇一阵惊慌。

     应该不会刚烈成这样,就因为她介绍的男人大的可以做她爸,就直接看不过自杀了吧?

     想到这,妻子也害怕地抖了抖身子。

     “……李暖暖,不管你当初是什么想法,我很肯定的告诉你,我们完了。我要跟你离婚!”

     “凭什么?又不是我害死你姐的!你现在在这里演什么情深义重?别忘了你一直以为对她的所作所谓!”

     李暖暖听到曲珲的话,吓得立马炸毛地站起来,大声反驳回去。

     别开玩笑了,她现在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女人,还将圈内强大的男人都得罪光了,现在她也回不到那些高贵的圈子,只能依靠曲珲生性点

     “李暖暖,你能指着今天的事情发誓,你不是帮凶?”

     曲珲的声音极冷,空洞而无力。

     如果他现在是怨眼前的这个女人,那么他对自己就是憎恨。

     “我、我真不知道你姐会这么烈!再说不就是相亲,又不是洞房,不喜欢不能说不吗?啊,为什么要将她自己想不开的错,都算在我身上?”

     李暖暖虽然现在只是个普通人了,可是她的自尊让她不得不立即反驳。她还想跟曲珲好好过一辈子,怎么可能咽下这样的指责?!

     不,不是的!

     她不服!

     “呵呵、你个蠢货,你别废口舌,立即给我滚!”曲珲却是大力将李暖暖拉起来,然后一脸火大的将她推搡,想将她推出自家门外!

     曲珲是真的痛苦。

     或许他年少时,是确实妒忌过自家璎宝姐有父有母护着,自己却只有自己一个人孤独的活着而已!

     尚且年幼的人,想到的第一个念头是,再也没有任何亲人,是会全心全意的,只单纯为他未来而考虑的亲人!

     曲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什么人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

     曾经一起相伴过的堂姐,再加上近十年来,对他仍是一心一意的大伯,曲珲在这一刻,从未体会过的后悔!

     “不——曲珲,你别忘了,我是你妻子!可不是外面那些小三小四,你说不要就不要?!”李暖暖恨极,当然是不会如曲珲的愿,两个人就在这些日子里,还是蜜里调油,不过是才分开二个钟不到,为什么再相见时,他居然如此狠心对她?!

     “李暖暖,你别太将自己放在眼里!”曲珲听到他的话,最后用尽全身力气,将李暖暖推出套房外,再狠儿似的摔上门,如同山中饿狼,恨不得将她大御八块以泄心头之愤似的吼道。

     曲珲充耳不闻门外的尖叫声、咒骂声,只是从冰箱里拿了先前冰制的酒水出来,一个人独自斟酌。

     在他的脑里,他一直在回放着这些年来,他的所作所为,都没有得到救赎的可能了。

     确实的。

     曲珲却没有想过,在继大堂姐过世后,紧接着大伯母因为身体熬坏了,连他最后一面都看不到就合上了双眸。

     曲家在曲璎死后,就象得到了诅咒一样,家里的老人,一个紧接着一个出事。

     先是大伯母,然后是曲老太,紧接着曲老头,半年里连办了三场白事后。整个曲有,居然,就只有曲海了。

     曲海生情憨厚,便是见到亲人一个又一个的倒下,他能不伤心?

     便是大侄子在年前说了离婚,痛失爱妻的曲海,也是没有精力再过问曲家的大小事物了。

     曲珲的生活,一天比一天颓废,连基本的斗志也没有了。他觉得自己活着,都是污染了环境。

     他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大堂姐曲璎。

     当年他家出事时,因为大堂姐生病而躺过一次意外,明珲心里妒忌她,污蔑她、迁怒她,使得她自小丧失了亲人所爱,一个人孤苦伶仃。

     他虽然从大堂姐手上抢过了大伯一家子的关注,可是他内心仍是有隔骇。

     这些年来,他读书要的钱,平时的生活费,上大学的钱,出来实践社会时要的钱,以及后来他结婚要的钱,供车的、供房的,等等零零碎碎的,都是从大堂姐身上得来的……

     曲珲对曲璎的感觉,太古怪了。

     直到曲璎直挺挺地在他前面,再也没有生机活气,那小脸上的面容是苍白灰败的,曲珲才明白,大堂姐真的死了。

     死在他的面前,自此以后,他再也没有那个被卖了仍傻呼呼地付出的曲璎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曲珲此生,无子、无妻,无父母、亦无兄弟姐妹,是一个人死在出租屋的角落里的。

     世间皆道:因果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时间不到。

     PS:话说,你们谁知道,李暖暖是谁家的女儿吗?

     我的天,然然是睁着一双沉重的双眼皮,才码出了的两更,明天可能要请假了,眼睛都肿了,嘤嘤嘤……

     求一切宠爱!百镀一下“重生宠爱日常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