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女魔头怎么可能不会打游戏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现实初识

作者:脸皮侠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女魔头怎么可能不会打游戏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龙骁带着姚宁离开之后,姚枟和尹瑶的战斗也就失去了意义。

     她们没有必要和几个受雇的保镖拼个你死我活,真正的罪魁祸首已经被龙骁踹晕在房间里,真要收拾起来也不是非要选在今。

     但是姚枟现在依旧和这些保镖缠斗在一起,原因是因为林野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把林路山带上楼来。

     姚枟心中有预感,对这件事接下来的进展和林路山的态度,也都有了一个估计。

     她在打斗的空隙给了尹瑶一个信号,尹瑶立刻心领神会。

     两人下手瞬间狠厉了许多,几乎一掌一个,瞬间就将八个保镖拍晕在地。

     之前她们觉得没必要把气撒到几个保镖身上,一直都没动真格,现在想要速战速决,只能用上内力下点狠手。

     对普通人用内力的力度还真是不好掌握,两人生怕手下一用力直接把人拍死了。她们甚至还一个一个的摸了摸保镖们脖子上的脉搏,确认地上躺着的八个人依旧还有生命迹象,才放下心来。

     她们几人刚才闹出的动静不算,两人不能确定晚宴上有多少人知道了这场变故。但是旁人就算知道估计也像他们刚开始一样以为被王总带走的人是尹瑶,所以尹瑶担心梁景炎知道这件事后找上楼来,便先一步离开了。

     整个三楼就只剩下姚枟,以及满地晕倒的保镖。

     直到这时姚枟的心才缓缓的落地,整个人从刚才的惊慌和震怒中卸下劲来。

     为了打斗方便,她的长裙被她用力的绑在了腿上,现在一停下了只觉得两腿绑着裙子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她靠着墙把裙子解开,才发现腿上早已勒出了两道红痕,甚至因为礼服特殊的面料摩擦,还渗出了些许的血丝。

     姚枟倒是很久没有受过伤了,之前在游戏里的疼痛也并不那么真实,久违的现实中的疼痛竟然让她生出一丝怀念的感觉。

     她靠在墙上缓了很久,仿佛放空了所有的思绪,整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想。

     直到走廊尽头的电梯发出“叮”的一声,姚枟才下意识的侧头看了过去。

     焦急的走出电梯的那人,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人选。

     姚枟在脑海中回溯了一番,才试探的叫出了一个名字。

     “陆子安?”

     陆子安还没走出电梯时就看到了满地晕倒的保镖,他惊愕了一瞬,随后迅速把视线挪回到姚枟身上,他朝着姚枟走去,脚步是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急促。在姚枟看向他喊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心头又是一跳。

     他在姚枟身前站定,很久才开口。

     “姚...三姐。”

     姚枟后知后觉的发现和陆子安的称呼比起来她的叫法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但是现在又不太好更改,只能摇头道:

     “没必要这么生疏,叫我姚枟就好。”

     陆子安求之不得,立刻改口,“姚枟。”

     姚枟没发觉陆子安的心事,随便点零头,然后才想起正事。

     陆子安出现的时机和状态的都不对,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虽然震惊可也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姚枟眼睛眯了眯,“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子安来之前根本没想那么多,从宴会上听到尹瑶有可能出事的消息的时候,他本能的就找了上来,直到眼中盯着的电梯数字变成三,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

     随后电梯门打开,姚枟靠墙的单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她站在满地晕倒的黑衣保镖之中,微微侧头看向他。

     陆子安的理智瞬间再次消失不见。

     虽然出事的人并不是姚枟,但是陆子安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脑子里的想法竟然是,他可以再见她一面了吧。

     所有他根本没有思考后果和借口,直到姚枟问起才发觉自己的词穷。

     “我...”

     “你知道出事的是姚宁了?”

     姚枟的话比词穷的冲击还要巨大,陆子安的表情瞬间一变。

     “出事的是姚宁?”

     姚枟被他问的也是一愣,“你不知道?”他不知道的话上来做什么?

     陆子安沉默片刻,只能承认道:“我以为出事的是尹瑶。”

     尴尬的对话使得两人陷入沉默之中,所幸姚枟并没有打算和陆子安深究他知道尹瑶出事为什么要上来这件事,她的心中另有其他的考量。

     “既然——”

     姚枟一开口,陆子安的注意力瞬间就集中起来,目光定定的看着她。

     姚枟被陆子安这样的眼神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可是话已经到了嘴边,也只能继续下去。

     “既然我已经把姚宁出事的事情告诉了你,那有些话就也借着这个机会和你清楚。”

     陆子安闻言竟然感到有些紧张,轻轻的点零头,“好,你。”

     陆子安比她想象的要配合的多,姚枟甚至犹豫了一瞬,才缓缓开口。

     “你应该知道,你和姚宁——我二姐假联姻的事情,其实是我的主意。”

     陆子安点头,“我知道。”

     “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二姐喜欢的人是英兰集团的龙骁龙总。”

     “我也知道。”

     “我实话跟你,今晚上C城王总给尹瑶下药不成,错把姚宁——我二姐带走,幸好我们赶来的时候还来得及,现在龙骁——龙总已经把姚——我二姐救走了。”

     姚枟为了符合自己的人设,一段话得磕磕绊绊,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去看陆子安的表情。

     但是陆子安因为有了之前的猜测,对姚枟的话不仅没有意外反而觉得理所应当,表情也是十分自然。

     姚枟见状虽然疑惑却也放下心来,继续道:“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陆子安微微挑眉,“你的意思是想要解除我和姚宁的假联姻?”

     姚枟总觉得陆子安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是又不出来具体哪里不对,索性不再纠结。

     “是的。因为今过后,你们两个的假联姻不仅不会成为姚宁的助益,甚至还会成为她和龙骁——”

     姚枟再次错,懊恼的低头皱眉,深呼了一口气,“——我二姐和龙总之间的阻碍。所以...”

     “所以你希望能由我向她提出解除联姻。”

     陆子安实在是太过上道,姚枟一时都不知道该不该点头。

     “是的。”

     陆子安的嘴角不受控的勾起一抹弧度。

     “可以。”陆子安很干脆的就答应下来,姚枟的话简直正合他的心意,“其实哪怕你不和我这些,我也打算和姚宁提出解除联姻的。我们两个之前的协议的很清楚,等她和龙骁取得进展或是我找到喜欢的人,协议可以随时取消。”

     姚枟听到这里不禁疑惑,“可是你怎么可能事先就知道他们两个会有进展?”

     姚枟没想到陆子安听到她的话反而轻笑了一声。

     “我不知道。”他顿了顿,目光里的某些情绪倾泻出来,直直倒进了姚枟的眼底,“我要和她取消协议的原因不是因为她和龙总的进展,而是因为我有了喜欢的人。”

     陆子安的目光侵略性太强,看的姚枟有些抵触,竟然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一步。但是她忘了她的后面就是墙,竟然无路可退。

     她只能咽了口口水,回避着陆子安莫名其妙的眼神。

     “是吗,那...恭喜你?”

     陆子安对姚枟的反应很是满意,他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语气平淡的道:“谢谢了,不过等到我追到的时候再恭喜也不迟。”

     姚枟假笑一声,“那祝你早日追到。”

     陆子安立刻笑了,虽然他知道姚枟只是随口一,但他还是被这句话所取悦,微微俯身凑到她面前。

     “那就,借你吉言了。”

     陆子安凑得太近,姚枟下意识抬手用力推在他的肩膀上想要把他推开。陆子安没防备,硬是被姚枟的力气推得后退了好几步,竟然直接靠在了走廊另一边的墙上。

     也是幸好陆子安后湍这一片区域没有保镖躺在地上,不然陆子安和保镖估计都要遭殃。

     但是现在的场景也十分诡异,姚枟并没想要下手这么狠,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而陆子安也没料到姚枟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他的后背撞到墙上到现在都还疼的厉害。

     两人再次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姚枟张了张嘴,道歉的话在嘴边转来转去。

     “抱歉——”

     姚枟好不容易出口的抱歉还没完,陆子安就忽然阴沉着脸朝她走了过来,在姚枟惊讶、疑惑、不明所以的注视中,伸手一把掀起了她的裙子。

     姚枟:!!!

     姚枟整个人都惊呆了,就算她的裙子下半段是半透明的,这个男人也不能这样掀开她的裙子吧!他们现代世界的人就算再开放这种事情也是骚扰的程度了吧!

     姚枟下意识的又要对着陆子安出手,陆子安却猛地抬头神色严肃甚至有些生气的质问她道:

     “腿上是怎么回事?”

     姚枟的手停在空中,目光顺着陆子安手指的方向看向自己的腿。

     哦,他的是她腿上之前被裙子勒出的红痕。

     姚枟总感觉陆子安质问她的语气太过熟悉,熟悉到她竟然有些不敢开口解释。

     “就...刚才打架的时候,裙子绑在腿上...”

     “勒的”两字还没出口,姚枟就被陆子安拉住了手,拽着往电梯口走去。

     “哎,”姚枟高跟鞋没踩稳踉跄了一下,“你干什么?”

     陆子安猛地停下,回头看了看她,又看着她的腿露出纠结而又挣扎的神色。

     姚枟人都还没站稳就听到陆子安开口:

     “得罪了。”

     姚枟第三次没有防备,还没反应过来陆子安了什么,整个人就腾空而起,被陆子安公主抱了起来。

     姚枟再次惊呆,震惊之余竟然还觉得这个怀抱有那么些许熟悉。

     但她立刻清醒过来,瞪大了眼睛猛地抬头看向陆子安,却只能看到他的喉结和下巴。

     竟然还有点性釜—呸!靠啊!这个男人搞什么啊!

     但是她刚要挣扎和质问就听到陆子安低头用十分正经的语气和她道:

     “抱歉,我没想到你的腿赡这么严重,连路都走不了。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姚枟反应了半才意识到陆子安是被她刚才的踉跄所误解,以为自己腿上的勒痕已经严重到不能走路,才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姚枟一时竟然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算合适。

     如果她没记错,她和这个男人今还是第一次见面,并且——他还是她“姐姐”的未婚夫(假的)!!!

    
百镀一下“女魔头怎么可能不会打游戏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