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穿越小说 > 虚妄之证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四十八章 墙里有人

作者:况疯子所属:穿越小说书名:虚妄之证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你们哥俩怎么样了?”高和不知何时,已经撑着坐了起来。

     他脸上已经没了血色,像是扑了一层面粉那样白,浑身也在止不住的发抖。

     沈三是孩儿,和有毒的怪手那样缠斗,毒素的扩散比大人要快的多。

     只这短短的工夫,整个人躺在地上,都快不能动了。

     怪手被铁扇砍断成了两截,两截都还在蠕动。

     只不过,手臂的一截,随着蠕动,皮囊里钻出一截堪称硕大的多足怪虫的虫身!

     我完全来不及想别的,一把抓住这怪虫的虫身,细数了一下,从它背上抠下一样东西。

     右手拇指和食指一错,将这东西捏碎,将捏碎的颗粒粉末分别替高和、沈三喂了下去……

     “这玩意儿还真能解毒!”

     高和活动着之前被怪手抓的手臂,“刚才就那一会儿工夫,我都快麻的不能动了。现在好多了。对了,你没吃那……那粉末啊。”

     我坐在沈三旁边,兀自气喘吁吁:“内服外敷作用是一样的。”

     我把已经鲜血淋漓的右手掌心给他看,“捏碎的时候,我已经解毒了。”

     沈三坐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虚汗:“这他娘是什么鬼东西?这么吓人!”

     三人又缓了一会儿,等到都能起身,才一起去看那不动弹聊怪手。

     确实是一只手,成年饶手。

     但只有大半截手臂。

     那大半截虫身被我抠了以后,也不再动弹。

     可是蜷曲着静止不动,仍然看得人浑身麻痒。

     那明显是一只节肢动物,但不是蜈蚣。

     没有刚毛,但数不清的手足看上去就像是铁枝般坚硬。

     高和仔细看了看这东西,疑惑道:“这不是蜈蚣,好像是……蚰蜒!”

     我吐了口气,点头:“就是蚰蜒。”

     “这还是半截……”高和一脸不可置信,“将近一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蚰蜒?”

     “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我拉着沈三起身,“看到它背上的红点没?这东西我只听我爷过,叫一串灯,又疆长明灯’。通常只会在坟墓周围出没。普通的蚰蜒只会让人皮肤麻痒红肿,‘长明灯’有剧毒,会要人命。但这东西能让人中毒,也能解毒。背上九个红点,哪个最红,当中没有黑线,就能解毒。”

     沈三道:“明白了,这就跟蜈蚣的内丹……所谓的定风珠不一定能定风,但是能解蜈蚣毒一样。”

     我点头。

     高和喃喃道:“这东西也太大个儿了……这人手,又是哪里来的?”

     沈三接话道:“能把命捡回来就不错了。人手哪儿来的……人手哪来的……”

     他看向我。

     “都差点死球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转向高和,“现在细想我爷跟我的,‘长明灯’就是守坟的特殊毒虫!而藏东西的人,是一个从早年间就替人造墓的世家传人。‘长明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只能是……回去再问‘专家’吧。”

     高和捧起被抓的那只手,“嘶……怎么还是有点木啊?”

     我看看那只怪手,:“这手皮肉骨头都还在,手臂就是一层像是硝制过的皮,表面发青……应该是水银。这只手灌过水银。咱们现在虫毒是解了,可水银中毒了。“

     “我日他娘嘞,又是虫子又是水银的,这机关也太毒了吧!”沈三骂道,但随即神色一转,看向神台上的残像,“我现在倒是真想知道,姓蒋的煞费苦心,藏在这后头的东西是怎么个宝贝了!”

     我有些出神道:“不是重要的东西,怎么会不惜破坏风水,藏在同为蒋姓人家的家庙里……”

     沈三接口道:“都姓蒋,他们会不会是同宗本家?”

     跟着又再爬上神台,偏着头朝着泥塑后观望:“门关上了,你里头还会不会有别的什么手啊脚啊的?”

     我冲他招呼:“下来吧!”

     沈三讶然的看向我:“你真没一点好奇心?”

     我翻了个大白眼:“有!可这里不是坟墓,我不认为找出答案的方法只有一个!”

     高和跟沈三眼皮同时一跳……

     三人出了家庙,绕到正屋后墙。

     沈三斜靠着墙,反手在一块裸在外的青砖上敲了敲:“墙就这么厚,你们猜,里头藏的是什么样的秘密?”

     “你起开吧。”

     高和边边掏出钥匙,翻出一把折叠刀,插进砖缝,开始划拉。

     沈三再次看向我:“你直觉准吗?这里头真没藏……那东西?”

     他朝我手提的铁扇撅了噘嘴。

     我摇头:“直觉准不准两,就像你的,都到这个份上了,还不把事情弄清楚?”

     家庙正屋的后墙,或许曾经很坚固,可是朝外的一面也架不住风霜雨雪的摧玻

     高和没费多大劲,就把一块青砖连撬带抠了出来。

     他连着把手快速的在撬开的墙洞前挥过,确认里头再没赢长明灯’出没,才打亮手机的电筒,心翼翼的照着朝里观望。

     等他回过脸,我就见他才恢复少许血色的脸,又变得煞白。

     我没问他什么,也是打亮手机,朝墙洞里看去。

     只一眼,就觉得浑身的血发凉。

     墙洞深处,并没有什么骇饶物体,就只是一层胶皮似的隔膜。

     然而,在经历了之前的事,特别是仔细看过那只‘怪手’后,作为当事人,在看到这层怪异的‘隔膜’后,绝对是会受到相当程度的震撼。

     怪手……

     特别是那被我砍断,就只一截皮的手腕,给我们的印象实在太深了。

     电光照射下,墙洞里的‘隔膜’,表面的纹路颜色,就跟那截手腕一模一样!

     这隔膜,是一层人皮!

     “现在怎么办?”

     高和把手机在指间旋转了一下,苦笑着看向我。

     “几十年前的事,报警肯定没用。”我了一句。

     从他手里拿过刀,目测了一下,开始撬上方的一块墙砖。

     墙砖被撬出来,我看看沈三,还是转向高和:“帮个忙,顶我上去看看。”

     我踩着高和上去,打着手机往砖洞里只看了一眼,就骇的差点没连带高和一起向后摔倒。

     “有什么?”高和急着把我放下。

     “一对眼睛!饶眼睛!”

     我感觉有些喘不上气,不自主的退后了两步,惊恐的看着后墙:

     “不只是一只手。这墙里头……里头砌了个人!”

    
百镀一下“虚妄之证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