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关于遥远星河的记忆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2章 难以冲破的阻碍

作者:南风吹山晓所属:书名:关于遥远星河的记忆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碰着了硬钉子,年轻警察蓝眼睛瞪的老大,愤怒地挠着自己的一头红毛,理亏地不出话来。

     “我没有向任何人委托传递药物,”就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床褥上静静躺着的人轻叹一口气,语声有着轻轻的颤抖:“药物的使用时间可以在毛发中体现,警官,我希望能尽快看到检验报告。”

     不止舒窈,连年轻警官也有些诧异地看了过来,历来的印象中东方人对死者的遗体完整度忌讳很多,倘若如案发现场中老警察那样宣布死者大概率死于自杀时,有很多人是不接受医学解剖和进一步查证的。

     然而面前的这个东方男人却显得冷静的过了头,即便他目光脸色惨白到好像下一秒钟就要晕过去,那神情中的决然却不似造假。

     “这么罢,”年轻警察妥协,出了实情:“我的上司已经宣布你母亲死于自缢,但我拿到她的部分血样报告显示存在药物超标情况,我对结论产生质疑,但......你懂的有些东西我的老大不太支持,所以我希望得到你们家属的要求,能继续彻查这件事。”

     “什么意思?你是瑞恩夫人有可能死于药物?”舒窈心下大骇,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们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且这座疗养院到处都布满监控设备,有谁能在这短短的几个时内投毒呢?

     “哦镇定镇定女士,”年轻警察摆摆手,缓了缓声音:“只是部分超标,无法达到致死的用量,所以不能妄下结论。”

     空气安静,孟星河轻轻垂放身侧的右手愈攥愈紧,身后明明是柔软的羽绒枕头,他却如堕冰窟,周身的冷意将每一根发丝都冻住,震惊与决然漫过沾染血丝的眼眸,声线沉了下去:“我有权察看检验报告,立刻。”

     ===================

     酷寒之地,冬日本就是丧葬的峰值,当地警局对自杀死亡的精神疾病患者显然十分不上心,即便孟星河签署流查申请,最终除了那名年轻警察之外,也只指派过来另一名更年轻的新人,原本的胖警长都被抽调走。

     就在年轻警察摩拳擦掌准备大展拳脚之时,却忽然接到孟氏发来的函电,勒令警方停止调查,维持原有的自杀宣判,并要求孟星河与舒窈尽快处理好安葬事宜回国,否则将以非法扣押遗体的罪名起诉警局。

     线索被迫中断,无论他们如何据理力争,警局高层始终不允许他们再接近遗体,并且强制进行了火化。草草了事之后,警局上下为此松了口气,纷纷称要回家继续圣诞假日而离开,狭的镇警署里很快只剩困顿不堪的三人,年轻警察愤懑不已,垂头丧气地叉手站着,像被严霜打过的茄子,蓝眼睛瞪着桌面上廖廖的几页纸张,仿佛要把那些纸页盯出洞来。

     他们昼夜未息忙碌两最后拿到手的,只有一本疗养院的访客记录,以及一份不尽完善的检测报告,显示血液中还存留着微量的北美仙人球碱,这是一种娱乐性的致幻药剂,从一种仙人掌中提取,粗略制造成提纯颗粒,在北美许多管控不严格的地区被滥用。

     “我不能明白,怎么会有如此草率的家属!”年轻警察一拳锤落在桌案,面侧青筋绷起,他年轻气盛,总希望能在警署做出些成就来,可偏偏命运玩弄,他终究还是成了整个警局的笑柄。

     若四周只是一片无尽的黑暗,照进来的那束光则成了原罪。

     孟宗辉的亲信路诚在案发第三日抵达,所有的事宜均由他与疗养院和警方全权交涉,舒窈与孟星河被“友好”地请回到酒店,由路诚的几名跟班守着,而作为死者名义上的“丈夫”,孟宗辉全程都没有出现。

     葬礼更是匆忙得如同一个笑话,幽鹤山谷的公立墓园中,寥寥两人立于崭新的花岗岩墓碑前,一束矢车菊粲心白羽,清冷而娇美地走向凋零。碧空如洗,山间的风却仍旧凛冽,一如孟星河漠然的眉眼。

     “二少,老爷让我来接您回去,机票定在明日早晨,我们需要尽快启程。”路诚敲开酒店的房门,垂手退身,恭敬地站着。

     他驱车而来,墨镜未摘,坚毅的脸庞上有一道寸长疤痕横跨颧骨与鼻梁,舒窈曾听父亲谈及孟氏早年的灰色背景,对眼前这个一身腱子肉的刀疤男深恶痛嫉,语态自是不好:“你去外面等着。”

     “另外,二位的移动电话需要先交由我保管。”路诚倒是不生气,继续道。

     原来这强硬的做派才是孟氏一贯的手段,舒窈拧眉,将手机扔在桌上。

     路诚恭恭敬敬退出去,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副好脾气的耐心,舒窈却咽不下这口气,被强行中断的调查让她猝然想起当年哥哥去世时,她孤身一洒查线索未果,最终被父亲强制抓回家关禁闭的记忆,人生果真如戏,何曾想如此荒诞的一幕竟然再次上演,深痛之外她只觉得无奈。

     如今的他们,与当年一样,势单力薄,阻力重重。

     与心思纷乱的舒窈不同,坐在床边的孟星河显得沉静过了头,他正捧着那本访客记录看的入神,访客记录整理了近五年来所有进出疗养院的人员信息,他一页页翻着,看上去心平气和,尚未痊愈的面色固然苍白,却也掩不住他周身不凡的气度。

     “就这么放弃吗?”她问,替他觉得不甘。

     孟星河闻言并未抬头,只轻轻合上了页簿,随手放回桌面,轻轻应道:“嗯。”

     舒窈咬牙,从心底而言,他的妥协令她感到失望,她本以为他会不屈不饶地继续调查下去,不料却在孟宗辉的敲打之下选择了放弃,这让她由衷地为之恼怒,可她没有权利替他去做决定,只能强忍着咽下那份义正言辞,沉默地与他同校

     飞机穿过层层白云,加国的雪山,终于还是在身后远去了。

     ==========

     斯南路尽头的舒宅,曲芳将车停好,匆匆下来向里走,郑妈急得团团转,一见她来赶忙迎过去:“曲姐,您快去看看咯,老爷连早饭都不得吃,方才将整套茶具都摔得了。”

     “嗯,”曲芳点头,将外套脱下来递给她,神情镇定:“出什么事了吗?”

    
百镀一下“关于遥远星河的记忆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