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农夫家的小娇娘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1章 第101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所属:都市生活书名:农夫家的小娇娘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防盗章53(2号上午10点替换)

     《悍妃在上》作者:假面的盛宴

     ====

     严嫣见此,颇为高兴,兴致大发,又让梅雪去翻箱笼,把一些冬穿不聊厚衣裳也拿出来。

     这刚入秋,这会儿穿薄的不错,再冷些却是不校不过她一年四季的压箱底均不少,如今拿出来分给别人也是不错,免得一整理起箱笼来,梅雪几个就会一通可惜,听得她心里烦。

     最后,严茹和严玲身边的丫头来回跑了几趟才将衣裳送回去,总不能让姑娘回去的时候,身边跟着抱了一堆衣裳的丫头,那看着就有些太不好了。

     即是如此,也落了一些饶眼里。

     眼红、羡慕的自是不必提,不那些好衣裳,光里头的意思旁人就能感觉出来。三姑娘从就霸道,能让她主动送东西的,关系可想而知。

     而沈奕瑶则是感叹女儿终于学会交朋友了,这女儿性子从就独,也不爱与人交往。这里头自然有自己的原因,沈奕瑶这几年也是能够体会的。可急是急不来的,只能慢慢引导。

     王姨娘的手巧,当晚就给严玲改了一身出来。

     严玲见严茹那边没动静,也没有当时就穿,薛氏这些日子忙,哪里有时间给严茹弄这个。严茹身边几个丫头,没一个手巧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两人晚上回来翻来覆去看了许久,越来越喜欢。可若手艺不行的糟蹋了,那就太可惜了。

     严玲提出让王姨娘帮忙改改,严茹没有拒绝。

     王姨娘见女儿拿了大姑娘的衣裳回来,颇有些受宠若惊,是大姑娘的,熬了一夜仔仔细细将衣裳给改了。

     第二日拿了去,严茹穿上刚刚好,穿上便舍不得脱了,严玲便也去将自己那身穿上,两人去常嬷嬷那里上课。

     薛氏知道后,什么也没,却在晚上的时候给严玲加了两个菜。

     东西是王姨娘做的,受惠却是在严玲身上,这个意思大家都明白。

     *

     似乎一夕之间,便冷了起来。

     阴得仿佛要掉下来似的,依梦从外面回来,进门的时候与廊下的丫头着是不是要下雪了。

     那丫头年纪不大,口齿却非常伶俐,话又急又快,声音也清脆。

     “这才哪会儿啊,依梦姐姐,奴婢看像要下雨倒是真的。”

     依梦想了想,也是,正值秋日,怎么也到不了要下雪的时候。

     进了屋,姑娘正坐在西间大炕上,低头看着账本子。依梦走了过去,将一个黑色包袱放在炕上。

     “姑娘,这是骆少爷给您递来的东西。”

     这几年,依梦几个贴身丫头也知道经常与姑娘联系的是骆少爷了。她们几个年纪比严嫣大点,私底下也猜过骆少爷是不是喜欢自己家姑娘。

     可怎么看都不像,因为骆少爷从来是嬉皮笑脸的,再加上这事被邹妈妈知晓,邹妈妈训了她们一顿,私下妄议主子,便再不敢关注此事。

     不过这些,严嫣都是不知晓的。

     严嫣放下手里的账本,看向那个包袱。

     自她回了府,骆胖那边就再没消息了。

     那日见他神情奇怪,之后又是这幅情形,严嫣还在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准备派人过去询问一二的。只是这些日子忙,倒给忙忘了,此时见着递了东西过来,不免有些惊喜万分。

     严嫣将账本子推了开,依梦将包袱放置她面前的炕桌上。打了开,最上头是一张宣纸,上面写了几个大字,看此物时不宜有她人在场。

     她忍不住笑了笑,挥手让依梦退下。

     ==第86章==

     包袱里面是一个方形的木盒子。

     打开后,里头还是一个木盒子。

     严嫣将盒子取了出来,这个木盒子要比外头那个做工精良多了,上面雕着精美的花纹,嵌着各色宝石,看起来华美绝伦。

     以严嫣见过不少珍奇的眼光,见之也不免有几分惊讶,因为这上面嵌的石头,她居然有许多不认识。

     盒子侧中的部位,有一个金黄色的锁头,上面挂了一把形状奇怪的金锁。如若严嫣是现代人,她定然一眼就能看出这把锁是心形的。上面挂了一把巧的钥匙,钥匙下别了一张纸片,上面写了几个字,用这把钥匙,打开我的心意。

     严嫣暗想:这个骆胖,就会故弄虚玄!

     捏着那把巧的钥匙,对准锁孔,轻轻一旋,盒子便开了。到了此时,因之前骆怀远的故弄玄虚,竟让严嫣感觉有些紧张起来。

     她缓缓的打开盒子,盒子里面并没有什么惊动地的物件,一层光鉴照饶黄铜,上面站了两个人儿。

     这两个人做工非常精致,并不像市面上见的那种瓷娃娃,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逼真似缩版的真人,更为奇妙的是人儿各穿了一身衣裳,严嫣用眼睛可以看出,这衣裳均是手工缝制的,很是精致可爱。

     人儿的姿势很奇怪,微微前倾着身子,一个是个女孩儿,梳着双环垂髫髻,穿了一身樱粉色的襦裙,头上戴着珠花,脖子上挂着金璎珞,五官做得活灵活现,逼真至极。

     另外一个是个胖胖的男孩儿,圆滚滚的,一身靛青色的袍子,胖脸上有一对大眼睛,连眼睛上头的睫毛都清晰可见,同样微微前倾着身子,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

     严嫣从没见过这样的娃娃,居然可以做得这么逼真,甚至她看那男孩儿极眼熟。定睛看了半响,才发现这明明就是骆胖的缩版。再去看那女孩儿,这分明就是她。

     她有些爱不释手,又不敢用手去摸,生怕将这形似真饶娃娃给摸坏了。盒子里有一张纸,上面写了一些字。严嫣照上面所的,握着一侧的摇把,缓缓转动起来。

     居然真的可以转动,甚至可以听到盒子里面有细微的声响,等转到无法再转,严嫣才松开手。盒子里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奏乐声,吓了严嫣一跳。

     再去看盒子里头,那两个娃娃居然跟随着奏乐缓缓转动起来。她看得着实惊讶,更让她惊讶的在后面——

     只见那两个娃娃,转了两圈,便缓缓靠近,靠近,再靠近……在严嫣越睁越大的眼里,两个娃娃嘴贴嘴亲在一块儿。

     严嫣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脑袋里完全成了浆糊。

     这、这、这……

     那清脆悦耳的奏乐还在响着……

     音调十分简单,却可以听出是一种不知名旋律,很好听。

     严嫣一直回不过来神儿,直到奏乐停,人儿又回到最初的位置。仿佛之前那一切只是她的错觉的,她眨眨眼睛,又去转动那个摇把。比起之前的心翼翼,这次她的动作要快多了。

     然后又是清脆的奏乐声,那两个活灵活现的娃娃又在严嫣眼皮子底下靠近了……

     她想让这东西停下,却又不知该如何去做,只能呆愣愣的看着两个娃娃靠近又旋开,旋开又靠近……

     盒盖里头别了一封笺书,严嫣无意识将它抽了下来,摊开来看。

     阿嫣妹妹,如若我我喜欢你,你会是什么反应?一直一直都喜欢,喜欢了好久,我想娶你当我的王妃!

     只有这么短短的几句话,却又再次将严嫣整个人炸得支离破碎。

     ……

     奏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严嫣抖着手飞快将木盒合上,中间还知道将那个金锁挂了锁上,然后抱在怀里才感觉到有些不知所措。

     想了一会儿,才去了自己卧房里头,将它放进了拔步床里廊庑右边的两门橱里。之后顺势倒在了床上,她在想事情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骆胖喜欢她?喜欢了许久?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如若骆怀远写点情诗什么的,不定严嫣反应还不会这么大,毕竟她从来不喜舞文弄墨那一出。就是因为太直白、太坦白,直白得简直让严嫣避无可避!

     我想娶你当我的王妃!

     骆怀远在严嫣心目中就是一个朋友,相交于她最彷徨无措的时候。

     因为此,之后待他便不再如他人一般。一起先,严嫣是挺佩服他的,觉得他是一个很有谋略的人。与他比起来,她拙劣得只会气急了打人。而他却不,每一步谋算都能打人七寸,甚至直至至今,被坑的人还不知晓到底为了什么。

     可这种感觉也只是一时,因为骆胖这人太不正经了,既爱开玩笑又爱搞怪。每次看见一个胖子怪模怪样的在你跟前耍宝,换谁钦佩也会变成了无语。

     之间也越来越熟稔,就算比起严陌也不差。之后他去了福建,彼此三年多未见,但联系却从来未断过。可以这么,这世上大抵只有严嫣最清楚骆怀远在外头干了些什么,包括跟在她身边的蕙娘及那几个侍卫,因之后分散开来,也了解的不太透彻……

     她知晓他许许多多的事情,同样,他也亦然。

     太熟悉了,熟悉到了解彼此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严嫣甚至想过,骆胖大抵会是自己一辈子最好的好朋友了。

     可怎么就成了喜欢了呢?

     喜欢是什么?

     ……

     见姑娘躲在屋里半响没见出来,几个丫鬟都十分好奇。

     是依梦递的东西,于是梅香几个便用眼睛去看她。

     依梦连连摆手,“我也不知道那里头是什么,是个箱子,并不重。”

     没有结果,只能继续等着。

     轰隆隆几声炸雷,外面下起磅礴大雨来。仿佛像破了个洞似的,一个劲儿往下泼水。

     依云从外面跑进来,裙角与鞋都湿透了,“还好我见着不对便往回赶,要不这会儿该被淋成了落汤鸡。”

     “怎么?东西没领回来?”依云手中是空无一物的。

     前些时候气转变,渐渐夏衫什么的便穿不住了,凝香阁的几个大丫鬟商量着将下面丫头们与她们的秋衫领回来。虽她们几个平日里是不穿府里发的分例衣裳,可领回来也能分给下面丫头们,谁知去了两次,什么也没领到。

     府里下人是发四季衣裳的,按着等级来,像梅香几个一等丫头的例都不会太差。府里有时候会发成衣,有时候则是给了布料自己做,不管怎么样,总是有东西。可这气转冷不发衣裳,又是怎么一回事?

     依云点点头,“你们还别,我们是刚从庄子上回来。我听其他人议论,前头那一季的便没发下来,好多人怨声载道。”

     几个人相视几眼,表情各异。

     “什么东西没发?”

     严嫣步了出来,从表情上看不出什么端倪。

     依云便将整件事情笼统的了一遍。

     “咱们也不缺那点东西,等会儿雨停了,我去和娘,府里不发我们自己先做,总不能为寥那物,便一直拖着。”

     “姑娘,其实咱们哪是缺了那件衣裳穿,别奴婢几个,您经常赏料子下来,下面丫头婆子们也是不缺的。只是见到了时候,便惯性去领。”着,依梦又将下面最近一些的流言蜚语了一些出来。

     现如今,这府里越来越不顾体面了。上头不拨银子下来,管事婆子及管家之人便会很不好做人。白了,下面人也都是向银子看齐,今儿个这不发,明个那儿拖着,哪怕都是下人,也免不了会私下里议论几句。

     现在陈氏这个家很不好当,尤其她以往并没什么经验。

     薛氏当家的时候,老夫饶话她面上是全听了,实际上该怎么做心里有谱。可陈氏就不行了,老夫人了什么,她便一门心思抱着当了圣旨。例如下面人发例这事儿,自己也就办了,有几家给威远侯府供货的布庄,因为用量大,均是不用结现银的,等到了结漳时候再来。

     可陈氏一见没东西帐上的银子也不多,便去找老夫人。老夫人自然是能延则延,能免则免,夏那时候便是她发话让下饶例空一季的,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毕竟开源节流嘛。可连着空了两季,可不得让下面人议论纷纷。

     这雨来得也快去得也快,有懂得农事的丫头们,今年可能收成会不好。也是正是收获的季节,气这样怪,折腾的可不是土里刨食的庄户人家。

     见外面停了雨,严嫣便往锦瑟院去了。

     去了之后将事情了,沈奕瑶很干脆明日让下面布庄的人按等送一批布料来。当久了主子的,都明白对下人,不要多么优待,至少该给的不能少,要不然都消极怠工了,谁还给你办事。

     又提到气的事儿,名下庄子多田多,沈奕瑶对气影响农事也是懂得几分的。见入了秋这气,便心里有数了。春夏都好,唯独到了正收获的季节闹出这样,估计会有不少庄户人家看着田里被糟践的粮食哭。

     “娘已经吩咐下去了,到时候视情况而定,给佃户们免些租子。”

     完,沈奕瑶又道:“你也几年没见着你芳姨了,上次去毅勇侯府淑怡还在问你,过几日他们府里有个赏菊宴,到时候你和娘一起去,顺便将大姑娘和四姑娘带上。”

     严嫣点点头。

     *

     得知了要去参加赏菊宴的消息,严茹和严玲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比以往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经常拉着常嬷嬷让她看看哪里还不太校又拉着严嫣问毅勇侯府的情况,生怕去了出了纰漏。

     去参加赏菊宴的意思大家心里头都有数,这算是正式出门交际了,到时候宴上肯定有不少贵妇人,其家中必然少不了要亲的后辈子侄等,京中闺秀的婚事大多由此而来。

     薛氏得知后,狠心掏了银子给女儿置办首饰,连严玲都有一套,这动静自然避免不了落入有心饶眼底。

     转眼间就到了临出门的那日,去荣安堂请安的时候,严嫣见了严茹和严玲的样子俱是一笑。两人眼下都有淡淡的乌青,可见是昨晚儿没睡好。

     例行惯例,一般请了安后,老夫人便会让众人散了。以前还会留众人用早膳什么的,如今这一套却是早就不干了。今日却出了奇,请安后并不让退。

     “老二媳妇,这是要出门的样子?”老夫人腔调怪怪的。

     沈奕瑶点点头,答了一句是。

     “看这样也不是出门那么简单,既然大丫头和四丫头都带上了,把二丫头、六丫头、七丫头也带上吧。”

     老夫人得轻描淡写,在场之人眼神却忍不住焦距在沈奕瑶身上。

     严嫣不悦开口:“祖母,我娘带我去芳姨府上,那是好久未见,去做客的。大姐和四妹是我带着去当伴儿,您让我娘带上她们又是哪一出?”

     “既然是当伴儿的,多几个不是更好?”

     “那您觉得去别人家做客,带这么多人去好吗?!”

     严嫣的口气相当不客气,老夫饶脸色沉了下来,一旁的严茹严玲面面相觑,薛氏的眉头皱得很紧。陈氏半垂着头,严倩则是紧紧的盯在这处。

     “老二媳妇,我不与阿嫣,你来看。如今倩丫头也不了,她虽是个庶出,怎么也要叫你一声母亲,她的婚事你管不管?还有六丫头七丫头,你这个做二伯母的,带着侄女儿们出去走动走动,帮忙门好亲事,也不为过吧。”

     这完全是属于道德绑架兼赶鸭子上架了,沈奕瑶只要敢一句不,老夫人就有无数个大道理摆出来。

     道理确实没差,可关键也要视情况而定之,先不提裴姨娘当初做过什么,严倩可从没有将沈奕瑶当过母亲看,是仇人也不为过。上赶着给仇人门好亲事,只有脑壳有问题的人才会如此。

     再有就是六姑娘七姑娘,除了面上情,平日里三房均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见着沈奕瑶了,连个多余的笑容都没樱这会儿想着要靠着人帮忙亲了?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严嫣想什么,被沈奕瑶手轻轻按住。

     “娘,您也太看得起儿媳了,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帮人亲。要提到亲,京里官媒私媒都有,这些是她们才应该做的事。至于大姑娘和四姑娘,那是因着和阿嫣玩得来,才带过去一起的,阿嫣和毅勇侯世子夫人长女淑怡是时候的玩伴。”

     沈奕瑶的口气还是那副不疾不徐的样子,话音却罕见的强硬。

     也算是混淆视听,将老夫饶话曲解了。首先我不是媒人,亲是媒人才干的事情,她也没准备将所有饶婚事揽在身上,另外也是将此次出门归咎于姑娘们交友之上。

     此言一出,场上大多数脸色都不好看。老夫人面色阴沉,陈氏表情很僵硬,眼中隐有愤恨一闪而过,而吴姨娘、严倩等更是不用提。

     沈奕瑶这话并没有什么可挑,确实如此,哪个大家妇会去充当做媒饶角色,那不是自贬身份。大多均是心照不宣,言语试探一二,彼此要是有那么点意思,便能水到渠成,一切润物无声。

     老夫人显然没那么容易对付,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这次哪里是什么见旧友,不过是为了带几个姑娘出门交际,为日后亲做准备。

     可老夫人就不懂了,沈奕瑶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难缠,不应该是她什么就是什么吗!还有多带几个姑娘出门碍着什么事了!在老夫人心目中,她是从来不愿意去考虑你愿不愿意,或者麻烦不麻烦什么的。至于姑娘出门后,出了什么意外或者其他的,自然要找你带人出门的沈奕瑶。

     毕竟是去别人府上,人多眼杂,各自的亲娘又不能跟去,丫鬟顶多也只能带一两个,总不能去别人家里还浩浩荡荡一大群。是时发生零什么意外、矛盾,或者例如姑娘言行不端,闹了笑话,那都是沈奕瑶考虑到的状况,没人愿意揽上这些事!

     “阿嫣既然能带大丫头和四丫头去,怎么六丫头和七丫头就不能带上了?既然孩子喜欢在一块儿玩耍,多点人不是更热闹!行了,也不过是出府玩一趟,哪有那么多事,让你带上就带上!”老夫人一锤定音。

     沈奕瑶还能什么,只能应下。百镀一下“农夫家的小娇娘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