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农夫家的小娇娘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8章 第108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所属:都市生活书名:农夫家的小娇娘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防盗章(14号上午10点替换)

     《悍妃在上》作者:假面的盛宴

     ====

     他眯眼一笑,也没怕,就感觉有人接住了他。他顺势就往姐姐怀里一趴,眼泪汪汪的,“阿姐,他们欺负我!”

     锐利得仿佛刀子似的目光扫了过来,那几名少年当场就愣在那处。

     只见一个身着海棠红色骑装的女孩儿,骑在一匹黑色的骏马之上。她有一对宛如水墨画似的眉,斜飞入鬓,挺直的鼻梁,形状姣好。肌肤胜雪,更显得红唇艳丽。尤其她的神态,顾盼自若,胸有成竹,不经意间便显露出一股不同寻常的霸气来。

     她美得像一朵火焰,灼眼而刺目,似乎一不心便会将人刺伤。

     “胆子不?”

     这几名少年胯/下的马儿都是不错的马,可比起黑玉就差了不少,黑玉长腿矫健,与之比起来,他们的马就成了短腿了。同样骑在马上,却明晃晃比人矮了一头。

     柳淑怡骑着朵儿跑了过来,定睛一看那领头少年,顿时斥道:“好哇,褚茗宸又是你!你一不欺负人会死啊?!”

     那个叫褚茗宸的少年支支吾吾,眼神闪烁:“我哪有欺负人,柳树枝,你别血口喷人!”

     “刚刚明明见你扬起鞭子想打人,还不是!”

     “是那个孩儿话太气人。”

     他本想去指严陌,可严陌却坐在严嫣身前,他似乎有点不敢去看严嫣。只能僵着脖子去瞪柳淑怡,哼哼鼻子,挺起胸膛。

     “我只是想吓吓他而已,对!就是如此!”

     严嫣本来还有些生气,见了这少年极为幼稚的行为,火气倒是消了。更何况自己弟弟的性格,她也清楚,颇得骆胖真传,深谙气死人不偿命之道。

     她垂目瞪了严陌一眼,严陌缩了缩脖子,老实得像只鹌鹑。

     ==第92章==

     另一边,柳淑怡还在用眼睛瞪褚茗宸。

     “吓也不行,我告诉你阿陌是我弟弟,下次让我再看见你欺负他,我非揍你不可!”柳淑怡边,边挥舞着拳头。

     褚茗宸顿时不干了,“柳树枝,你除了会威胁我,还会干甚!我要回去告诉我娘,你欺负我!”

     严陌看得一愣一愣的,从刚才无法无的霸王突然画风大变,成了一枚傲娇的男孩儿,换谁都得愣啊。

     严嫣这会儿也认出来眼前这少年是谁了,这种情形她并不陌生,因为时候见过很多次,只是那时候是两个萝卜头版本的,现在换成了少男少女版。

     提起褚茗宸和柳淑怡的恩怨,那就要扯得很远了。

     其实这两人是姨表姐弟的关系,柳淑怡的娘马荃芳是褚茗宸娘的亲姐姐,两人是同胞的亲姐妹。姐姐嫁入了毅勇侯府,而妹妹则是嫁入了汝阳侯府。这姐妹俩从关系就很好,嫁人后自然也没淡下。

     褚茗宸比柳淑怡一岁,两人也算是从一起玩大。只是褚茗宸从顽皮,柳淑怡仗着自己是姐姐,没少教训他。褚茗宸每每不服气,可惜他的不服气却是屡次遭到镇压。不光柳淑怡压他,连向来疼爱他的娘也总是向着这个死对头。

     两人可谓是针尖对麦芒,每每遇见一起都会吵几句,不过大多时候褚茗宸都是吵不赢柳淑怡的。

     能和褚茗宸玩在一起的少年,自然也认识柳淑怡。褚茗宸在这几名少年中算是家世最好、脾气也最霸道的了,柳淑怡能将褚茗宸治得服服帖帖,其他人自是也怕她。

     其中一个圆脸的少年开口道:“淑怡姐,我们真没有欺负那个孩儿。”

     一旁几个少年点头如捣蒜。

     柳淑怡狐疑的看他们一眼,又转头看坐在严嫣身前可怜巴巴的阿陌。她那颗正义的少女心最终还是偏向了弱者,尤其阿陌看起来比同龄男孩儿上一点,对眼前这几个山珍海味吃多了长得人高马大的少年郎们,完全不成正比。

     “阿陌那么听话,他才不会谎的,刚才我见你杨鞭子要抽他!”

     想起刚才的情形,柳淑怡又瞪了褚茗宸一眼。

     那个圆脸的少年干笑解释:“我们真没有欺负他,只是想找个空地儿练练马术,他骑在马在一旁瞎跑,怕撞到他,才会赶他离开这里的。谁知——”

     好吧,不用再继续往下,严嫣已经明白里头的意思了。

     原来这几个是马术不精之人,甚至可以是极差,为免误伤路人甲,便想将路人甲赶远些。谁知这个路人甲并不是太听话,才会发生了口角。

     柳淑怡一夹马腹跑过来,对严嫣低声道:“嗯,那啥,我那不成器的表弟确实马术不精。”

     严嫣好笑的瞄了一眼她脸上的尴尬,笑了笑,“行了,既然是误会便就此揭过。我刚才还没认出来他,你这表弟似乎长变了样。”

     时候是个虎头虎脑的圆球,长大却成了身姿纤长的美少年,反差极大。

     柳淑怡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而后自己不禁也笑了,“是啊,总算不是那个喜欢玩泥巴的鬼了。”

     她俩话的声音极低,对面听得并不太清楚。

     褚茗宸耳尖动了又动,也只听见‘误会’、‘表弟’、‘玩泥巴的鬼’几个模糊的词语,他的脸顿时涨红起来。

     哪个没有年少无知的时候,为什么这个柳树枝总是爱揭他的短!

     他咳了几声,努力严肃着脸道:“表姐,你这位朋友是?”

     听对方喊自己表姐,柳淑怡仿若受惊似的瞄了他一眼。又见褚茗宸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禁想起时候的趣事,哈哈大笑起来。

     “表弟,你没认出她是谁吗?”

     褚茗宸瞄了严嫣一眼,耳根子更红了,摇摇头。

     柳淑怡笑得更加恶劣,“还记得当年那个揍你的阿嫣姐姐吗?”

     回忆的画面在褚茗宸脑海里快速转动,终于定格在一副画面上。

     遥记当年他还是个嘛事不懂的孩子,最爱干的事就是从花圃里挖了泥巴出来玩,玩得满手是泥,然后去将表姐的花裙子给摸脏,自己乐得哈哈大笑。

     有一次,他又故技重施,谁知道不心认错了人,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的花裙子给弄脏了。那个女孩儿一点都不和自己的表姐一样,表姐被她弄脏了裙子只会哭,要么就是去找他娘告状。她却是二话不将他按在地上揍了一顿,拳头可有劲儿了,把他揍得哭爹喊娘。

     那是褚茗宸长那么大第一次被人打,可谓是记忆犹新,更让他不堪回首的是自从柳树枝见了他被人揍得眼泪汪汪,便也学会了这眨

     他记得柳树枝叫那个女孩儿,阿嫣。

     褚茗宸顿时感觉有一种旋地转的眩晕感,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便反射性策马转身跑了。

     这会儿也没什么骑术不精了,跑得那叫一个快啊。

     严嫣错愕,柳淑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他还怕你……哈哈哈……”

     一旁的圆脸少年尴尬的看了严嫣一眼,对柳淑怡:“那啥,淑怡姐,我们就先走了。”

     完,几名少年便一溜烟跟了上去。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严嫣才无奈开口:“行了,人都被你笑跑了。”

     “我实在是忍不住,你不知道这子被惯得无法无,我还从没见过他怕谁怕成这副样子。”

     “哪有你得这么夸张!”

     “真的,我不骗你。我估计他见着我姨夫了,都不会是这副样子。”

     严嫣无奈地摇摇头,轻抖手中的鞭子,用鞭梢环上严陌那匹马的缰绳,然后驱着黑玉往营地行去,柳淑怡赶忙跟了上来。

     ……

     越来越多的人陆陆续续赶到营地。

     像这种营地整个蒙山围场有四处,分前后左右拱卫着正中央那处皇家营地。越是靠近正中央的位置,身份越是尊贵。相反,住在四周边缘地带的大抵都是些低阶将领们与大臣们及其家眷。

     威远侯府的毡帐属于靠中间的位置,不会太偏离中央,但也不会离边缘地带太近。住在四周的大抵都是家世身份差不多的人家。

     可以见到越来越多的姑娘们三五成群在营地中走动着,大多都穿着骑马装,一同约着在附近游玩。京中闺秀们长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只有在这里的时候,才能不那么注重规矩。

     严嫣与柳淑怡出去游玩的时候,碰见过一次吴琼琼,她身边围了三四个与她同龄的姑娘。严嫣视若无睹走了过去,倒是吴琼琼虽表面上看着不显,但严嫣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后背被人狠狠瞪了一眼。

     柳淑怡拉着严嫣,低声与她:“你别理她,你不知道那次事后,吴家人将所有事情都推到那个裴嘉玉身上,吴琼琼是受了裴嘉玉和你家那个庶女的蛊惑,才会一时被蒙蔽做出了那样的事。实际上谁不知道内里是如何,大家都暗里笑他们吴家欲盖弥彰。”

     严嫣不置可否,别人愿意怎样也不是她能够干涉的。

     那日事后,二舅母就打发人送了一车东西过来,是吴家赔的礼,严嫣也不客气便收下了。

     至于吴家和裴家,不过是狗咬狗一嘴毛。

     在御驾到的前两日,镇国公府的人便到了。

     这次也就是镇国公夫人及沈鼎一家三口到了,镇国公还得两日,他是伴着圣驾一起来。

     沈奕瑶知晓娘和嫂子哥哥来了,也没前去拜见,只是让严嫣带着严陌去拜见了外祖母及舅舅舅母。

     严霆见此,还假意来劝了她两句。

     沈奕瑶望着他,神色淡淡的:“你不是曾过一句,出嫁的女儿还是要以夫家为主。”

     严霆神色略有些狼狈,眼神复杂的看了沈奕瑶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沈祁这次也来了。

     还带来了一个消息,骆胖这次也会来。

     严嫣听了这个消息,表情怔忪。

     一个是因为上次那盒子的缘故,至今严嫣想起那只盒子还有些缓不过来劲儿。二来严嫣也是知道骆胖与宫里的关系,怎么想着将他也带了来。

     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问题同样也是骆怀远正在思考的,他受召回宫后,心翼翼观察了几日,也没发现任何猫腻,似乎就是为了蒙山秋狩才召他回来。

     可他还记得他十岁那日在蒙山秋狩上是丢过丑的,一个十岁的皇子,连马都不敢骑,父皇当场变了颜色,满脸厌恶,自那以后厌恶他更甚。

     不过回宫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骆怀远又再度见到了自己的亲娘马嫔。

     马嫔一如往昔,虽是儿子搬出宫后,思念不已,但终归不用日日提心吊胆。此次见了儿子,开心得简直不知道怎么好,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没几日骆怀远便受不了了,因为他娘实在是太罗嗦了,比起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没见的时候,想得慌,见了之后,又烦得慌,这该是怎样一种纠结的心情啊。

     幸好,回宫呆了没几日,便随驾前去了蒙山围场。

     骆怀远在宫里一直是个透明,此次回来透明依旧。

     他回了宫后还是住在自己的闲云殿里,他那个便夷爹和他那名义上的母后,从未召见过他。前去蒙山的时候,也是下面人备好了车架前来通知他可以前行了。他身边谁也没有带,就带了一个安子。

     这主仆二人很是沉静,让干啥就干啥,没事儿的时候也不露面。有了外人在场,安子便配合着骆怀远演一场戏。总而言之,四皇子还是如早年那般蠢笨如猪兼胆如鼠。

     收到消息后的萧皇后安心了。

     骆怀远这次回宫确实是她安排的,虽然四皇子府里她也安插有人,但总是放在眼皮子底下看一看,才可安心。

     随着许贵妃的两个儿子日渐成年,萧皇后如今危机感越来越强了。她从来处事谨慎,自然不希望对付许贵妃一系的同时,还要防着背后养出一只狼来,幸好那猪仍然还是猪。

     至于另外一个,萧皇后从来不会放在眼里,大熙不会允许未来的帝王是个哑子,所以那个五皇子一点儿威胁都没樱

     四皇子的仪仗紧挨着五皇子的,两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若不是皇子的仪仗耀眼夺目,是没有人会将这两人与前面那三个放在一起一并论之的。

     二皇子如今越来越耀眼夺目,他丰神俊朗、温文尔雅、文韬武略、待人亲厚,甚至渐渐将太子的光芒压了下去。加之熙帝对他颇为偏爱,更是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此次出行,他未像其他皇子一样是坐车,而是与同胞兄弟三皇子一起骑着马,一身方领对襟鱼鳞甲片的甲胄,尤显虎虎生威。

     不光是二皇子,熙帝对那个长相酷似自己的三皇子也颇为宠爱,许贵妃所出的这两位皇子可是占尽了风头。

     不过能在朝中呆久聊,没几个是傻子,都是些老人精。如今陛下正值壮年,只有那些傻的才会早早就开始站起队来。上面怎么争那是他们的事儿,他们这些只用看着便好。

     原本用一日便可抵达的路程,因圣上出行素来繁琐,用了两日才到达。休整了一日,次日晚上熙帝设宴招待身边近臣及众皇子与皇亲国戚们。

     许贵妃这次自然也是跟来了,与皇后一起陪侍在熙帝左右。她的座位要靠下处一些,即是如此也是居高临下。

     左边下首处是一字排开的众位皇子,右边则是熙帝比较亲近的几位重臣。例如镇国公、成国公等。位置再稍次些的则是一些勋贵大臣们,许贵妃的娘家承恩侯府自然也在列,许贵妃的爹和亲弟都在席上。

     熙帝看见骆怀远有一丝惊讶,萧皇后并未漏过他这丝情绪。

     见此,她忙低声在熙帝耳边道:“四皇子的年纪也不了,总归来也是陛下的儿子。二皇子马上就要大婚,臣妾见贵妃妹妹的意思,是想在这次秋狩上给二皇子选个王妃,既然如此我这个做嫡母的自然也不能忽略四皇子,虽年纪不到,先帮着相看。四皇子胆子不爱在人前露面,又住在宫外,总不能日后连个媳妇都不娶。”

     熙帝笑着点头,拍拍皇后的手:“还是皇后贤惠。”

     萧皇后微微一笑,很是端庄大气,“不当陛下如此,这是臣妾该做的。”

     圣上皇后两人锦瑟和谐,自然是没有人敢偷眼去看的,大家都专注于眼前的珍馐美酒之上,但并不代表坐在一旁的许贵妃可以无动于衷。

     许贵妃如今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生得很是娇弱纤细,一颦一笑都带着一种楚楚可怜的韵味儿。

     此时她微微蹙起柳眉,往熙帝那处斜了下身子,轻柔娇唤:“陛下。”

     熙帝马上正了身子,往她这处斜了斜,“爱妃,有何事?”

     许贵妃用衣袖掩着嘴,娇笑了下,轻声道:“臣妾只是突然想起,齐儿今日问起明日首狩得了头名可有奖励。您也知道那孩子等明日可是等了许久,闹着臣妾要让父皇看看自己的英勇。”

     三皇子今年十六,随着年岁的日渐长大,他读书越来越不行,相反武艺却是极好。为人刚烈威猛,上能骑马射箭,下能以一挡十,深得熙帝喜爱。

     “当然有奖励,让齐儿好好准备,明日争取拔得头筹,朕定然重重赏他!”

     许贵妃笑盈盈答道:“是。”

     睹是婉转柔媚。

     萧皇后几不可查的僵了脸。

     太子武艺稀疏平常,众人皆知。

     其实让她一轮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最近这个女人张扬得厉害,就怕她拿着太子给自家的儿子当踩脚,明日让太子在重臣面前丢了脸。

     萧皇后的眼睛掠过坐在左下首位的太子,太子的脸色并不太好,这个儿子终究还是不够内敛,神色也太外漏了些。次席的二皇子骆晋,此时他面上全是得体的微笑,显得极其有风范。而后是三皇子骆齐,他满脸兴奋之色,大抵是期许明日的狩猎。

     紧接着便是四皇子骆怀远,几年不见他吃得越加胖了,即是如此,还是手嘴不停下的对着桌上的珍馐佳肴发起猛烈的进攻。若不是这人是自己召回来的,萧皇后简直想扶额,就不能稍微注重一下皇子应有的仪范。

     转念她又想到,要是他能知晓注重,她该早不放心了。

     最后才是五皇子骆璟,他是五个皇子中长得最为俊美的一个,简直就像是一个水墨画走出来的人儿。

     可惜,却是个木头人,面上连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还是残缺的。

     萧皇后主要还是将注意力放在四皇子身上,也许他明日能给皇儿挡上一挡?

     感觉有人在看自己,骆怀远抬头冲首位瑟缩一望,又赶忙低了下头,嘴里还是不停的吃着。

     萧皇后露出满意的笑容,这四皇子素来胆如鼠,越是人多的场合越是容易丢丑,希望明日不要让她失望。

     熙帝眼角余光扫到皇后脸上的表情,不动声色的持起酒杯,浅尝一口。

     许贵妃见此,又往熙帝那处靠了靠,冲熙帝低首垂目温婉一笑。

     ……

     一大早还未亮,整个营地便动了起来。

     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不光男人们起得很早,妇人及一些姑娘们也同样都起身了。

     无他,今日是秋狩的首狩日。

     首狩日不同其他,打到的猎物越多,代表着明年也是同样如茨好岳,是时水草丰美、禽兽繁衍,同样也就代表着气必然风调雨顺,黎民百姓也会安居乐业。

     熙帝昨日发了话,各家子弟均可参与,谁拿了首名,重重有赏。

     类似这种秋狩的活动,可历来是在陛下眼前博眼缘的最好机会,熙帝喜爱威武勇猛之人,能在这其中拿个名次,哪怕是前十,日后前程定然不可限量。

     许多勋贵家的子弟都是在这里博个前程的,要不然京中勋贵如此多,等陛下记起来头发也该白了。

     另外萧皇后也发话了,巾帼不让须眉,也不能让那些男子瞧我们女子不起,若是有表现出众者,她那里同样有赏。

     此言一出,许多府中的妇人姑娘们纷纷意动。

     皇后自然是为了给圣上捧场凑趣,但肯定不会空话。女子力气不行,善骑射的甚少,即使如此,随便猎些个兔子什么的也能凑数。若是能得了皇后娘娘的赏,那可是极其荣耀的,日后走出去也不免让人高看一分。百镀一下“农夫家的小娇娘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